LH002 RAGE    

 

     在《啓示錄》中,長劍是戰爭騎士的象徵,

     得到長劍的女孩,將成為世間憤怒的化身......

 

     她錯殺了自己,

     鮮血中,另一個她重生了......

 

 

 

 

 

美國圖書館協會ALA 青少年必讀書目最佳選書獎

臨床心理師王意中

青少年教育專家、作家李崇建

共同推薦!

 

 

 

以下精彩試閱篇章搶先看!

 

 

序章

 

兩個月前

 

梅莉莎.米勒在殺死她的貓咪那天,見到了「死亡天使」。但他不是一般的守護天使——而且也不是為了貓咪而來。他出現在米勒家門口,陽光灑在他身上;他向張口結舌瞪著他的蜜西露出微笑。

「妳手上沾滿了血。」他說。

他的話語尖銳而精準地刺痛了她,她的心猶如電鑽般狂震,似乎將從胸口跳出。

「什麼?」

「血,」他重複道,「濃稠而鮮紅,從棗紅色到瑪瑙色,全視含氧量多寡而定;也就是,」他愉悅地說,「生命跡象。」

不要慌。她告訴自己。他並不知情,他只是個快遞員,一身寬鬆的棕色帽T,以及搭配得宜的工作褲。一個陌生人而已。即使如此,蜜西盯著他看時,她的前額仍冒出汗來。

「誰——?」

他的笑容加深。她看出他的皮膚底下,是沒有嘴唇包覆的牙齒和令人毛骨悚然的詭異笑容,頓時說不出話來。

「妳知道我是誰吧?梅莉莎.米勒。」

她的確知道。

認出他的身分後,蜜西雙腳發軟,一口氣哽在喉嚨,連叫都叫不出來。

「這麼害怕啊!」「死亡騎士」【註一】說,語氣並不友善,但也不至於冷漠無情;那是鎮定且極有耐心的聲音。「然而,正是這分恐懼保住了妳的命,所以我不會放在心上。」

她的胸口緊窒,再緊窒,將她的身體轉變成一個慢燉鍋,讓她的心逐漸沸騰。她必須割傷自己,就在此刻,趕在痛苦整個吞噬她之前先讓自己流血致死。

但她動彈不得。「死亡」兜帽底下犀利的目光攫獲了她,將她的雙腳固定在地上。

蜜西結結巴巴地問:「你怎麼……?」剩下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他輕笑,笑聲聽起來像是輕柔的音樂。「妳實在太可愛了。什麼?誰?怎麼?至少『哪裡』就不用問了,就像其他問題一樣,實在不需要答案。給汝……」他伸手示意道。

她的視線順著他的動作,從他隱沒在陰影中的面孔上移開。他拿出一個白色長方形盒子。蜜西沒注意到那盒子是打哪兒來的;或許一直在他手上,只是她現在才注意到。但那一點也不合理,因為那盒子足足有三呎長。

然而,這一切全都不合理。「死亡」像個追求者,帶著禮物站在她家門口。她心想:就像男生在舞會前送給女生的胸花。她忍住瘋狂的笑意。

「拿去,梅莉莎.米勒。」

蜜西慢慢伸出發抖的手,克制住想一把抓過盒子的衝動。她的手指在盒子上輕輕移動,指甲從盒子的白色表面掠過,留下血紅色痕跡,她一把手抽回,那痕跡便迅速退去。她眨眼,那盒子竟潔白無瑕,並未因她的觸摸而沾污。

「為什麼?」她問,聲音嘶啞。

他再次發出令她喉頭一緊且背脊發涼的笑聲。「想上哲學課?那好吧。給妳個複選題。一、為什麼不?二、因為就是這樣。」他向她靠近了些,蜜西忍不住向後退。

「三、」他說道,「妳壓力大得無法精準地持刀。有一天妳將會割斷動脈,血會噴到妳這裡。」他指向她的眼睛、臉頰和下巴。

「當妳的生命逐漸流失,妳會目瞪口呆地看著汨汨鮮血,納悶著哪裡出了差錯,還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妳的死看起來像是自殺,」他補充道,深色的眼瞳隱隱有光芒流動,好似被漩渦困住的星光,「但妳和我都很了解事實不是如此,對吧?梅莉莎。」

她的頭一陣暈眩,她緊閉雙眼想讓世界停止旋轉。但即使處於黑暗也緩解不了暈眩感:少了視覺的黑暗中,她再次聽見灰妞最後那微弱而顫抖的喵嗚聲,再度感受到牠毛絨絨的身體變得軟綿綿,然後完全失去生命跡象。

「不。」她低語,張開眼睛,但黑暗仍然逗留在她家門口,咧著嘴對她微笑。

「拿去,」「死亡」命令道,「把盒子拿去,梅莉莎.米勒。」

她不知所措,於是收下了盒子。這一次,盒子保持原有的白色,完全沒有改變。

然後,蜜西當著「死亡」的面,將大門摔上。

她把長形盒子夾在腋下,往樓上衝去。書房傳來父親的聲音,詢問剛才是誰在門口;樓上辦公室傳來母親的聲音,責罵她不該亂摔門。

還有「死亡」的聲音,親近卻冰冷,柔軟如天鵝絨:妳手上沾滿了血。

蜜西完全沒理會他們。她腦中千頭萬緒,一路衝進令她感到安全的臥房。她摔上房門(鐵定會挨母親另一頓罵)並鎖上,然後將盒子丟在破爛的棉被上。現在那盒子變成鮮花花盒大小,而且還在不斷縮小。衣櫃門上的海報,在窗簾半遮掩的光線照射下閃閃發光。一如既往,瑪麗蓮.夢露的雙眼以一種性感、迷人的神態閉著,詹姆士.狄恩的臉偏向右側,憂鬱的眼神似乎注視著什麼蜜西看不到的東西。海報左下方有朵紅玫瑰,被衣櫃把手刺穿。

她迅速打開衣櫃門,然後把已經縮成白色領帶盒的盒子塞到較高的層架上。她把門關上,然後倒在床上,把枕頭抱在胸前。她的袖子摩擦著手臂,手腕乞求她把衣服脫下,好讓手臂得以接觸空氣。

妳手上沾滿了血。

她的眼睛刺痛著。她眨眼,感覺淚水滑下雙頰,那鹹鹹的淚水好似在她的皮膚上烙印出痕跡。蜜西緊緊抱著枕頭,想要打開衣櫃——不是為了拿那個新盒子,而是另一個上鎖的盒子,以及盒裡的東西。

血會噴到妳這裡。「死亡」曾這麼說。她想像他的手指撫摸自己的臉,納悶著他的手是否像聲音一樣冰冷。她幾乎笑出來,然而「死亡」的聲音被另一個更冰冷的聲音取代。

怪胎。

蜜西咬著牙,將枕頭像盾牌般抓著。不,無論她有多想,都不能把盒子拿出來。

下了決心之後,她就把那來到家門口的信差,以及那雖然收下,但並未全然接受的白色盒子忘得一乾二淨。

她此刻想的,是該如何向某人證明自己不是怪胎。她不必割傷自己就能應付學校、家人、自己的人生,還有一切,她做得到。

我不需要刀片。她告訴自己,不停重複著。我不需要刀片,我不需要。

蜜西想像自己的血管在皮膚底下刺青,描繪出一張尋寶圖,同時經歷了第一次抽離情感的痛楚。

 

 

「死亡」目瞪口呆地站在米勒家門口,大門兩側的盆栽植物已經下垂、枯萎。頭頂上,夏日陽光從雲層中透出,將天空轉變成美麗如畫的藍色,但卻陰晴不定,一會兒像是在夢魘邊緣般晦暗,一會兒又明亮起來。

「就這樣吧,」「死亡」說,「她的反應還真是與眾不同。」

前院裡頭,一匹灰馬嘶叫著。

「死亡」走向他的戰馬,一面搖頭。「我都還沒把任務交付給她呢,就當著我的面摔上大門,當著我的面呢。」他輕笑,「不曉得我是該覺得受辱,還是有意思。」

灰馬噴著鼻息。

「你是對的,」他輕拍著戰馬那結實的頸子,說道,「鐵定會很有意思。我喜歡她。」

灰馬似乎是帶點責備地眨著眼。

「我不可以有喜歡的對象嗎?」

這一次,灰馬並未回答。

「死亡」熟練地騎上馬背,動作俐落而優雅;他再度成為啟示錄【註二】中的灰騎士。

「出發吧,第三街的車禍可不會自己解決的。」他說。

戰馬的耳朵朝米勒家抽動著,然後以馬兒的方式吐出疑問。

「她?沒問題。」「死亡」露出親切的笑容:「我可以等。」

 

 

註一:死亡(Death),是啟示錄第六章提到的四騎士之一。四騎士為瘟疫、戰爭、饑荒和死亡,前三位騎士分別攜帶弓箭、長劍及天平;第四位騎士則是陰間的象徵。他們各騎白馬、紅馬、黑馬和灰馬。

註二:《啟示錄》(Apocalypse)是《新約聖經》最後一章,據說是耶穌的門徒約翰所寫,與其他章節不同之處在於文學體裁和主題內容。啟示錄是預言,其中有警告也有安慰,以象徵和異象來傳達並宣告未來的審判與祝福。

 

 

 

更多內容,請見蓋亞文化出版《憤怒少女》

 

 

 

 

同系列《飢餓少女》已經出版!

 

 

創作者介紹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