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始時真的沒想過,《日月當空》會變成《盛唐三部曲》的首部曲,橫跨武則天、中宗和玄宗三個朝代,然而非如此又不足以表現其大時代的起伏跌宕。猶如一個旅人,登上分水嶺的頂峰,壯麗的風光,在眼前無限擴展,能止步乎!

 

少時讀過幾本赫塞的小說,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流浪者之歌》,不但因此作平易近人,更因其始於一道河流,終於同一道河流的小說佈局。在兩道河之間,小說的主人翁尋尋覓覓,窮究人生的真義,不停地蛻變,體驗了生命的悲歡離合。

 

《盛唐三部曲》的龍鷹,正是我藏在心底裡的「流浪者」,但由於給安置在盛極一時的輝煌歲月裡,與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又結下不解之緣,再經武俠小說獨特善變的言情方式予以詮釋,遂成「無限的可能性」。

 

緊接首部曲的《龍戰在野》,是為第二部曲。因著中宗的回朝,龍鷹的生命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大周國賓」的風光日子一去不返。以前的生活若可用長江大河去形容,一時澎湃騰躍,時而水平如鏡,那現在大河已奔流出海,置身於無邊際的驚濤駭浪中。

 

龍鷹如何才可以尋回他失去的那道河流呢?在這方面,言語頓然顯得乏力,即使我傾盡所知的形容詞,亦難以描述其萬一。唯有讓我們一起和龍鷹展翅翱翔,飛越重重險阻,尋找新的地平線。

 

5/11 大師來臺簽書會 請快前往報名!!

點我就去

 

01  

創作者介紹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