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仙子卷一 兩名神子/香草作品/魔豆文化

以下精采試閱片段開始!

 

 

楔子


大海的盡頭有這麼一個地方,風景如畫、寧靜和平。這片神奇的大陸只有中央部分擁有著春夏秋冬四季,其他地區則以東南西北分隔出四種不同氣候,東暖、南炎、西涼、北寒。
這個與世隔絕的國家,便是花月國。
花月國雖是一個王權統治的國家,可統領國家的卻不是世襲的王族。這個國家的每一任領導者皆有不同的身分背景,卻有著個共同點——她們全是女性,並且繼承了神明的力量,被譽為「天神的女兒」。

相傳天地初開,地面皆是滾滾黃沙。天空沒有雲朵,世間沒有日夜之分。大地被烈炎照射得乾涸龜裂,統領人民的佟氏一族凶殘嗜殺。他們實力強大,更掌控著僅有的資源。百姓只能在他們的暴政底下悲慘過活、民不聊生。
天神憐憫世人的悲苦,便將自己的鮮血滴落於天池的蓮花上,清麗的花朵瞬間化為一名嬌艷少女,這就是初代的神子——落花仙子.花月兒。
神子降臨凡間後、踏足黃土的瞬間,乾涸土地上開滿遍地鮮花。少女輕輕一個吹息,漫天飛花化為雨水,聚集起來形成了湖泊與浮雲。她將光明的影子拉上天空,從此,世間有了晝夜之分,彎彎的新月就是太陽的剪影。
神子有著一身強大的神力,並且外表永保青春美麗。她掌管著大地,於陽壽到達盡頭時,便會化為飛花回到天上。此時,神子會落下最後一則預言,人們跟隨著預言的指示,便會遇上一位承繼了神力、左臂上有著蓮花印記的少女。
那名少女,正是下一任神子,也將是花月國未來的領導者。

 

碧華殿是神子居住的宮殿,兩名宮女撥開一卷以各種珍貴玉石及夜明珠穿串而成的珠簾,在燦爛奪目的珠簾後隨即緩緩走出一名絕代佳人。
女子狹長的鳳眼滿載風情,只須一個眼神,便能將人的靈魂勾了過去。她長相絕美,紅艷的唇彷彿欲語還休,華美的衣裳下,則是令所有女性羨慕嫉妒的豐滿身材。
這名風華絕代的女子,正是人稱「紫霞仙子」的現任神子——紫雨煙。
紫雨煙緩步走向由白玉建成的玉座,佳人步行的身姿儀態萬千,若有似無的笑容中充滿著驚人的誘惑力。「尤物」二字,就是用來形容這樣的女人。
優雅地安坐於玉座上,紫雨煙的嗓音一如她的外表般性感動聽,有著獨特的魅力,她道:「宣召各位前來並無其他,只是想通知大家一件事,今天正是我盡天命的回天之日。」
此言一出,百官一片譁然。站在前首的男子,也就是年僅二十、卻已貴為花月國丞相的第一才子宋仁書,他震驚地詢問:「這麼重要的日子,神子為何不事前告知我們?至少也應先把出征的左右將軍召回來啊!」
左右將軍,也就是花月國的兩名年輕將領,二人分別為溫和穩重的右將軍祐正風,以及豪邁狂妄的左將軍左煒天。由於兩名將軍與宋仁書一樣,皆是由神子在外收養回來的孤兒,因此左右將軍雖然皆為武將,卻與文官之首的丞相宋仁書私下感情很好。三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卻以兄弟相稱,感情更勝親兄弟。
宋丞相很清楚,這兩名武將雖然從不說出口,可是從小被紫雨煙收養的他們,對神子是真的非常崇拜尊敬的。但紫雨煙卻偏偏在陽壽將盡之際支開了二人,宋仁書實在為兩名好友感到遺憾。
紫雨煙嫣然一笑,道:「碧華殿被我以絕大的神力守護著,即使是鬼王親自侵入,也必須拚著失去千年道行的危險才能打破結界,還能生出什麼事情來?我只是向人生的另一個旅途出發而已,不須嚷嚷著要所有人來為我送行,丞相大人你說對不對?」
的確,與凡人的生離死別不同,在天命道路的盡頭,無論是輪迴為人還是飛昇成仙,全都由神子決定,因此這並不是什麼傷感的事情。可是對身邊的人來說,離別還是免不了惆悵。
看到宋仁書低頭不語,神子歉意地笑了笑,隨即輕柔地道出了最後的預言:「雅致的樂曲、雅致的詩意,下任神子將為東方的一顆耀眼寶石。」
語畢,女子的身影逐漸變得虛幻透明,眾人都知道時候到了,靜默地跪在地上,向神子奉上最後的祝福與敬意。
突然,宮殿中央平空出現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飄揚的黑布遮掩住他的臉,卻掩不住那滿身的肅殺之氣。黑色的衣服、黑色的氣息,雙眼卻是如同血般的鮮紅!
鬼王!
侍衛一擁而上,然而男子身邊圍繞著煙霧般的黑氣,侍衛們就連對方的衣角也碰不到。
不懂武術的宋仁書只能退到一旁乾著急,此時他分外想念那兩名身在遠方的友人。若此刻常年護衛在神子身邊的左右將軍在場,鬼王哪能如此放肆!
身子已變作半透明的紫雨煙對於鬼王的接近不但沒有驚惶,反倒是嬌笑著拋了個風騷入骨的媚眼。
鬼王一把將佳人抱入懷中,邪氣的嗓音帶著笑意說道:「怎麼了?這次不逃了嗎?」
「要是我不調走一左一右那兩個小子,你怎能如此輕易地闖進來帶我走?現在在這兒神氣什麼?」毫不避諱地用手環住對方,紫雨煙親暱地與男子面貼面地低聲耳語道:「我一生就只替自己占了這麼一次卦,詢問我的命定對象。你知道我看見了什麼嗎?」
撫上鬼王的臉,神子喜悅地看到那雙向來充滿銳意的雙瞳,此刻有著與自己相同的柔情,她道:「我看見一雙血紅的眼眸!」
對方以魔力凝聚她的魂魄,卻忽然想起了什麼似地手一揮,一團潔白的神力便向著東方飛馳而去。「差點忘了,神力我可不能帶走。」
不知是否因為沾染上鬼王的邪氣,神力的凝聚很不穩定。最後一陣強烈的波動過後,這股神力竟分裂成兩團一大一小的光芒!
訝異地看著分裂的神力消失於東方,紫雨煙不禁吐了吐舌頭,道:「我還在想那則預言怎麼會怪怪的,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呀!」
預想到往後隨之而來的騷動,人界這下子可有得樂了。
感到環抱著腰部的力量一緊,紫雨煙安撫地向鬼王笑了笑。
她才不管呢!都看顧了這個國家這麼多年,是時候讓自己追求身為女人的幸福了。留下來的麻煩就由下任神子來想辦法吧! 
看到紫雨煙並沒有因這意外而選擇留下,鬼王吁了口氣,為免再生枝節,立即帶著女子消失於宮殿中。

就這樣,前任神子紫霞仙子被鬼王「強行擄走」了,而將被託付整個花月國,以及拯救前任神子重擔的下一任神子,至今仍在遠方,身分未明。


第一章 少女琉璃


琉璃步進飯店後最先注意到的,是一名正叫苦連天的青年。
「真是的,這種苦差事由你們來幹便好了,怎麼我也要跟著出來活受罪?」苦著一張俊臉的青年長得斯文俊逸,然而此刻卻正以一副累癱了的樣子,很沒形象地軟趴在桌上,手卻是有一下沒一下地揉打著痠軟的小腿。
青年的其中一名同行者見狀,頓時露出一臉不屑的神情。雖然同桌的三人一看便知道是同伴,但這男子卻與先前那名書生扮相的青年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這人一身俠客裝扮,放在木桌上的大刀也說明了對方是名江湖中人。雖然他的年紀不大,卻渾身散發著強悍而狂妄的氣勢,就像一頭來自原野的野獸。「丞相與兩名護國大將軍作為『神使』,把新任神子迎回碧華是歷代傳統,你再抱怨也改變不了這事實。要不我們先走,你就喚一頂轎子,像個大姑娘似地坐轎子龜爬到東方好了!」
同桌還有另一名劍客裝扮的青年,相較於先前兩名同伴,無論是長相還是氣勢,都顯得很平凡,只是那身儒雅穩重的氣質讓人感到很舒心。
泛起能穩定人心似的溫和微笑,青年拿起杯子倒了一杯熱茶,說道:「你們就別吵了,先喝口熱茶休息一會兒吧!三弟,我明白對於沒有武功底子的你來說,我們趕路的速度確實太快了點。可是這一路上並不太平,要說那些殺手是衝著我們而來,倒不如說他們的目的是下一任神子。此刻的狀況實在刻不容緩,希望你能諒解。」說罷,青年便把盛著熱茶的杯子放在仍舊揉著腿的書生面前。
如果此刻這裡有朝廷中人,一定能認出這三名年輕人正是近年朝中炙手可熱的新貴——一身書生裝扮、正吐著苦水的青年,是上位不久的丞相宋仁書。身旁放著大刀的俠客是左將軍左煒天;至於另一名劍客,則是儒將祐正風。

聽過短短幾句對話後,琉璃已大致了解三名男子的性情。她大步走到三人所坐的桌子前,連招呼也不打,便理所當然地坐了下來。這種彷彿與三人早已深交的態度,令青年們訝異地交換了視線。
從眼神中確定同伴皆不認識這個莫名其妙的少女後,祐正風便抱拳詢問:「姑娘,請問妳找我們有什麼事嗎?」
琉璃看看旁邊,再看看後面,好像不知道別人搭話的對象就是她。
祐正風又好氣又好笑,只得耐住性子續道:「姑娘,我說的人就是妳。」
琉璃抿嘴一笑,眨了眨她那雙靈動的大眼睛。她不笑的時候已經很可愛了,一笑起來,飯店內一大半男客人的眼神都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她來。
只見琉璃自顧自地喝了口茶,然後一臉無辜地說道:「我沒有事情要找公子呀!公子,你是在向我搭訕嗎?」
左煒天本就不是個有耐性的人,看這名少女顧左右而言他,男子一雙銳利的眼瞳瞪著琉璃,冷漠地反問:「這裡還有那麼多空位,姑娘故意選擇坐在這兒,難道不是有什麼指教嗎?」
琉璃眼珠一轉,忽然間壓低音量笑了笑道:「你別這麼凶。我一名單身女子出外,為免被登徒浪子騷擾,只好找看起來正經的人家併桌。我看幾位公子也是好人,應該不會狠心要趕我走吧?」
有的人笑容裡永遠不會有惡意,琉璃就是這種人。她的笑容純淨如清泉,左煒天的敵意在這笑容下不知不覺間消退了不少。
宋仁書看了看四周,果見不少男客人都在暗暗留意著這名嬌俏可愛的少女。可預見只要她一落單,麻煩會接踵而來,便道:「姑娘真是好計算,這是要拿我們當槍使嗎?」
琉璃甜甜一笑,說道:「公子你言重了,只是希望出門在外,大家能夠互相幫忙而已。」
宋仁書笑了笑,卻並未對眼前的小姑娘放下戒心。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總比身旁的兩名武者要多一份小心,因為出事時他能夠保護自己的手段並不多。他道:「只不知姑娘隻身出外,是有什麼要事呢?」
琉璃看了眼前三名男子一眼,悠然地問:「我有沒有詢問公子為何要外出?為何要馬不停蹄地趕路?衣著不俗的你們身分為何?」
宋仁書張嘴良久,才嘆了口氣,回答:「沒有。」
少女拿起菜單,雖然菜單遮掩住她的臉,讓人看不見她此刻的表情,可是仍聽得出話裡帶有濃濃的笑意,道:「那公子為何要問我呢?」
左煒天聞言,毫不客氣地哈哈大笑,就連祐正風也是一臉忍俊不禁的模樣。有誰想得到素以伶牙俐齒聞名的宋丞相,竟會被一名名不見經傳的小姑娘三言兩語便反制得無話可說?
「妳這小姑娘真有意思,這頓飯算我左大爺請妳的,想吃什麼儘管叫,我決定交妳這個朋友。」狂妄地自稱「左大爺」的左煒天,這下可樂了,要知道平常他可沒少受宋仁書的閒氣,偏偏對方弱得一拳便能讓他升天。打不能打,他又不及宋仁書能言善道,現在難得看到宋大才子吃癟,還能不讓左煒天心花怒放嗎?
雖然深知左煒天本就是大而化之的性格,主動結識對方絕無什麼惡意,可念及先前少女所說的「登徒浪子」言論,為免同伴大剌剌的言行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祐正風正想出言為好友澄清意思,怎料眼前的小姑娘卻已興高采烈地頷首說好,不單與左煒天等人互報姓名,隨即更大大方方地點起菜來。
只見琉璃向店小二點的每一道菜,不是要指定加某種配料,就是有其他特定的做法。
「想不到姑娘還是個饕客。」見狀,左煒天的笑意更深了,這名剛結識的朋友似乎比自己所想的要更有趣。
琉璃嫣然一笑道:「左公子請我吃飯,那麼我也要有所回報才行。這些小菜依我的方法烹調出來以後,包準好吃得你們連舌頭也想吞下去!」
明明是她聽到左煒天請客後老實不客氣地點菜,說起來卻像別人佔了大便宜似地。偏偏少女毫不做作的言行不但不惹人厭,反而讓人感到溫暖親切,覺得她可愛得很。

少女點的都是一些製作不算費時的小菜,很快便被店小二送了上來。祐正風拿出一支銀針試過每道菜,並暗地裡察看身旁少女的反應。
琉璃見對方如此小心翼翼地檢驗菜餚時,不禁露出了訝異的神情,但很快便收起驚訝的表情,轉而興致勃勃地觀看祐正風的動作,似乎在她眼中,什麼事情都是有趣的。
宋仁書本等待著少女詢問他們為何要用銀針試毒,這樣他就能用對方先前那番「我沒問你,你又為何問我」的話來搶白回去。怎料毒都試完了,琉璃卻仍舊沒有任何出言詢問的意思。結果反倒是宋仁書沉不住氣地問她:「妳不想知道我們為何要試毒嗎?」
「不想。」真是既簡單又乾脆的答案。
怔了怔,宋仁書再次說不出話來。
忍不住大笑出聲,左煒天邊笑邊拿起筷子道:「宋仁書呀宋仁書,你竟在我眼前連連吃癟,實在太令人痛快了!」
祐正風則是向少女微微一笑,道:「琉璃姑娘,不用客氣,請起筷吧!」
「不。」琉璃卻沒有任何起筷的意思,只見她泛起了燦爛笑容,輕聲地道:「你應該也看得出我很挑食吧?這家店在菜餚中加了點奇怪的佐料,我不想吃了。」
三人臉上變色,祐正風沉聲詢問:「妳的意思是這些菜餚有毒?」
笑了笑,眼前的少女沒有承認,卻也沒有否認。
「怎會,每碟菜我都試毒過,難道是……」祐正風眼中一亮,抬頭看著少女詢問:「是古玉?」
大多數毒物都可用銀器試出毒性,然而其中只有極特殊的例外,要使用古玉來試毒。
宋仁書連忙把紙扇上的古玉掛飾泡浸在湯汁裡,果見古玉瞬間變得暗沉泛黑,這是沾染上毒物的徵狀。
聽到祐正風的話,這回輪到琉璃驚訝了。她道:「想不到你會懂得如此偏門的方法。」
祐正風回望著少女道:「姑娘又何嘗不令在下感到訝異呢?懂得使用古玉驗毒這種少見的方法,琉璃姑娘,妳必定出身不凡吧?妳能不能為我們解說一下,到底是如何知曉這些菜餚有毒?」說這番話的時候,這名溫文的男子早已把長劍從劍鞘中拔出。左煒天雖然對琉璃的印象不錯,但他素來以祐正風馬首是瞻,見狀便二話不說,將大刀指向少女⋯⋯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魔豆文化出版《琉璃仙子 卷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