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038       

系 列 名:FEVER

書名: 鋼鐵德魯伊3:神鎚

作者:凱文.赫恩(Kevin Hearne)

定價:299元

ISBN: 9789863191094

出版日期 :2014年9月10日

 

 

有時候會有人問我怎麼能活這麼久。我告訴他們,不容易。簡單的答案就是盡量好好過活,然後避開所有可能致命的東西——但這種答案從未滿足過任何人。他們想聽鉅細靡遺的智慧,比方說:「你最好不要在索馬利亞沿岸開遊艇」或「永遠不要在只有你一個客人的餐廳裡吃壽司」,但就連這些建議都會讓人失望。不過「遠離會丟閃電的傢伙」就很經典了,非常推薦。

我的護身符無法抵抗閃電,所以我在索爾進入攻擊範圍前轉入提爾.納.諾格。他八成會在我離開後燒掉森林洩憤。

我取得衣服後立刻離開提爾.納.諾格,轉入另一個妖精世界,馬.梅爾,然後跑去一座礦物質豐富的溫泉好好享受享受。這樣一方面可以恢復體力,一方面也是為了甩開胡金和暮寧;牠們無法跟蹤我進入愛爾蘭神域,於是我終於享受到寶貴的寧靜。

溫泉裡的木仙子端了杯好酒給我:孤紐的馬.梅爾麥酒。這種酒色香味俱全,非常爽口,入口滑順,但有種榖物原味,以及刺激撩人的快感;有點淫蕩,又有點處子的純真。如果你到得了馬.梅爾,就可以免費享用這種酒。

沒錯,愛爾蘭天堂提供免費麥酒。大家都很嫉妒。

喝了幾杯麥酒後,我狂態復萌,轉往北卡羅萊納州阿什維爾外的皮斯嘉國家森林造訪拉克莎。我們用手機約在市區的普利查德公園,坐在小瀑布旁的石頭上。如果我的出現有讓她驚訝或失望,她也沒有表現在臉上。她問我蘋果表面上的小傷痕是怎麼來的,然後咬了一口,接著我在她附身軀體的臉上看見真正的歡愉。她原本就很美麗的皮膚變得更加緊實、充滿活力。

「滿意了嗎?」我問。

她點頭。「非常滿意。做得好,歐蘇利文先生。」

「那我要走了。」我說著站起身來,微微鞠躬。「不過最好快點吃完,因為胡金和暮寧還在找它。祝妳能夠種出妳自己的金蘋果樹。」

「就這樣?」拉克莎皺眉。「你就不能多和我客套一下嗎?」

「我實現了我的承諾,拉克莎。把重點放在這上面,不要用其他東西來評判我。說起客套,現在這情況遠比妳解決酒神女祭司後留給我的爛攤子要好多了。而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不好意思。」說完之後,我轉過身去,開始跑向皮斯嘉森林。儘管我很佩服拉克莎注重承諾的態度與高超的巫術,我還是不想和她發展進一步的友誼。

我說還有很多事要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舒舒服服地躺在溫泉裡很適合讓人思考一些不太舒服的事實。除了我跑去獅子的巢穴裡拔完獅子鬃毛後還能一時不死之外,這件事實在不太值得妄自尊大。奧丁絕對不會放過殺死史拉普尼爾和諾恩三女神的凶手——也不該放過。儘管我可以聲稱是出於自衛才殺了她們,但我自願跑去阿斯加德卻是不爭的事實。沒有人強迫我去;我許下承諾,用一個麻煩去換取另一個麻煩。此刻我看不出任何方法能將當前情況轉換成比較容易解決的問題——除非放棄我所珍惜的一切。

從前要拋棄一切比較簡單,因為我除了自己和腳下的土地外什麼都不在乎。自從塔希拉死後,這就是我一貫的做法;我絕不在同一個地方待到必須許下承諾的地步,絕不與其他人的生活產生糾纏不清的瓜葛,並且告訴自己這麼做都是為了躲避安格斯.歐格。這個理由很實際:但是我真正在逃避的卻是世間最強烈的羈絆——愛,以及在這種羈絆被迫解除時那種錐心刺骨的痛。

我搬家一定要先考慮歐伯隆,還有我對關妮兒的責任。我不會,也不能拋棄他們。我發現,守護他們的念頭,已經影響了我最近幾個月的選擇——殺害安格斯.歐格,還有和李夫達成不智的協議,好讓他幫我處理掉一個凶狠的德國女巫團。在東尼小屋時,富麗迪許曾對我說,她知道如果不以歐伯隆作要脅,我一定會再度避開安格斯.歐格;她說得沒錯。同樣地,如果第三家族之女沒有殺死培里,還試圖殺害我和關妮兒,我也不會找李夫幫忙,還同意要帶他前往阿斯加德。那些都是衝動、絕望下的決定,不是能讓我長命百歲的那種。但是一旦遭愛羈絆,人就無法做出任何不人性的選擇。這些選擇在事發當下都很單純,不過事後卻導致我的生活變得無比複雜。我的性命安全淪為假象;後果就像浪子一樣遲早都會返鄉——拉克莎會說這是因果債,不過是發薪日貸款中心所發的高利貸。

我該離開亞歷桑納了。坦佩有個煩人的凱爾.傑佛特警探認定我和媒體稱為「薩梯大屠殺」的案件有關——而且他沒猜錯。截至目前,我的律師都還讓我不用跑去充滿菸味的鐵灰色房間裡接受長時間偵訊,但我不曉得這種情況能夠持續多久。

唯一逃過一劫的酒神女祭司已經知曉世界上最後一名德魯伊住在亞歷桑納,就算北歐諸神沒有把我的感恩節惡作劇怪到巴庫斯頭上,巴庫斯大概也會為了那件事找上門來。

儘管我殺的惡魔大概比他們還多,一群自稱「上帝之鎚」的狂熱俄國惡魔獵人認為我和黑暗勢力走得太近。在得知我與狼人還有女巫為伍後,尤瑟夫.比亞利克拉比很可能會帶人回來騷擾我。

最重要的是,上禮拜有個店裡的常客問我怎麼看起來這麼年輕。

該離開了。

除了必須拋下的事物,「離開」這個想法並不會困擾我。魯拉布拉的炸魚薯片、與麥當納寡婦一起喝點小酒、當藥草師所帶來的單純樂趣——我會非常想念這一切。另外,東尼小屋附近還有一片荒土有待治療,這塊土地之所以淪為這種狀況,部分也算是我的責任,而我很想不惜一切導正這個問題。但首先我必須拋開道義的枷鎖——事情必須一件、一件處理。

過去兩天幾乎都在奔跑中度過後,我還真沒想到自己會一回到家就問歐伯隆要不要出門跑跑。

「當然要!」他說。我從麥當納寡婦的窗口接他出來。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就待在那裡。寡婦不在家,這樣也好;如果在家,我就得坐下來陪她聊聊,而歐伯隆已經等得夠久了。寡婦的貓讓他玩得很瘋,但她不能帶他出門散步,給他一條大型愛爾蘭獵狼犬應有的運動量。

我們跑過我家附近的米歇爾公園,他告訴我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那些貓都開始習慣我了。」他抱怨道:「牠們開始發現不管叫得多凶,我從來沒有咬死過任何貓;我甚至連咬都沒有咬過。所以現在牠們甚至懶得對我豎起寒毛,這讓我很沮喪。不,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嗎?被閹的感覺。」

我輕笑幾聲,邊跑邊大聲說話。通常我都是透過我倆的羈絆直接與他心靈溝通,但既然附近沒人在聽,我就很享受開口說話的感覺。「哇,五個音節的字。佩服佩服。」

「該來點獎勵了吧。」

「一定要。等我有空,我們就去打獵。很遺憾讓你有被閹的感覺。」

「不,你才不遺憾。但接下來的事就真的會讓你遺憾。寡婦身上的病痛可以列出一大張清單了。」

我皺眉看他,確認他不是在開玩笑。「有這種事?」

「嗯哼。她詳細向我講解過,鉅細靡遺,有時候甚至直接秀給我看。」

「喔,我真的覺得很遺憾。她一直沒有和我提過。」

「好吧,你不能幫幫她嗎?」

我跑出幾步之後才回答這個問題。附近的北美斑鳩開開心心地互相咕咕招呼。一名穿著百慕達短褲的駝背老人正為了迎接冬天到來而緩慢、謹慎地修剪樹叢;他修剪得太專心了,根本沒發現我在和狗講話。「能,我可以用不朽茶幫她逆轉老化的過程,而這樣基本上就可以解決所有病痛。它可以修復細胞損毀、預防癌症、增加白血球,什麼都行。但如果我真的為她這麼做呢?你以為會怎麼樣?」

「她會好過很多,阿提克斯。這就是重點。」

「沒錯。但是你沒有想清楚。寡婦如果還沒九十歲的話,也已經將近九十歲了。我可以讓她短期內喝很多不朽茶,五週內少掉五十歲。她會看起來像四十歲,感覺也像四十歲,如果之後我不再提供不朽茶,她至少還可以再活五十年。」

「那太棒了!」

「不,並不棒。人們會開始提出問題。所有人都想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特別是她的朋友和親戚。她有對你提過她的孩子和孫子,對吧?」

「對。」

「好了,她最大的兒子今年六十七歲,她會變得比他還年輕。那樣情況就尷尬了。她會嚇壞她的孫子,因為奶奶不再是個和藹可親的老太太了。她要怎麼告訴他們?有個好心的德魯伊幫我返老還童?」

「這個,為什麼不行?他們又傷不了你。」

「這和傷不傷得了我無關。他們也會想要保持年輕。他們的朋友和親戚也會,接著在你發現之前,八卦小報就會聽說這個消息,如同七條小狗搶吸六個奶頭一樣緊咬我們不放。」

「喔,看在大熊的份上,聽起來確實很糟糕!」

「然後政府就會出面,因為有人能活那麼久遲早都會吸引國稅局和社會安全局的關切。她的駕照照片會與本人不符,各式各樣的問題都會浮出水面。」

「但是你的朋友難道不值得這些麻煩嗎?」

「寡婦當然值得,但是我不能讓她陷入這種局面。好吧,假設我幫她了。她可以再度從四十歲開啟人生,而她的子嗣則繼續老化、死去。當她站在兒子的墳墓前時,她會感激我送給她的青春嗎?還有她孫子的墳墓?」

「好吧,或許不會。我懂你的意思了。」

「很好。我明白那種感覺,歐伯隆,我體驗過太多次了。我埋葬過我的孩子、他們的孩子,還有更多後代。每次這麼做都令我心碎不已。」

「你從來沒給他們喝過不朽茶?」

「我當然有。所以我才知道剛剛告訴你的那些情況——痛苦的親身體驗。而且我還知道有些人在活得太久之後,會開始離群索居、深受困擾、極度孤僻。有點像是吸血鬼那樣,只是沒去吸血。如果他們的心智沒有受過德魯伊訓練,遲早都會開始精神衰弱,就像常做太陽浴的人會起皺紋一樣。不朽茶不能治療瘋狂。」

「你有孩子發瘋了?」

「有。這就是我後來不再給他們喝不朽茶的原因。」

「你還會生孩子嗎?」

「暫時不會。要在可以安居樂業的地方才能生兒育女。這裡不適合。事實上,我得和你談談這件事。」

「哪件事?」

我解釋必須搬離坦佩的原因。「我很快就必須重返阿斯加德,而這次會去得比之前更久。或許會天長地久,因為我可能回不來。萬一我沒有回來,你就去找麥當納寡婦。但如果我回得來,我們就立刻搬家。」

「搬去哪裡?」

「還沒決定。」

「只要有香腸和母狗就是好地方。」

「嘿,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我微笑。「但是經你這麼一提,我不懂他們怎麼不把這些好處列在房地產廣告上。實在是太粗心了。」

「人類把輕重緩急都搞混了,阿提克斯。我從很多地方都看出這一點,但是沒有人在乎獵狼犬的智慧。」

「我在乎,老兄。我相信你十分睿智。」

「那我很睿智地認為你該領養一隻法國貴賓犬。」

我笑。「或許等我們到其他地方安頓下來再說。」

「你保證?」

「我不能向你保證,歐伯隆。」我有點遺憾地說,看得出來他很失望。「但是,聽著,只要你不讓它影響現實生活,懷抱夢想是好的。我曾見過人們慘遭夢想吞噬,而那種事總是令人難過。如果太執著在一個夢想裡——母貴賓犬或是私人香腸廚師還是什麼的——你就會忽略心跳的感覺、小草的香氣,還有與朋友一起奔跑時聽見蜥蜴發出的聲音。你該把夢想當作一根你很享受、珍惜、輕啃的老骨頭。它不會令你嘆息,也不會呆呆地浪費時光;它會滋養你的生命,讓你從一個可能的未來中獲得奇特滿足,充滿香蒜培根肉片的香味,讓你什麼都沒吃就覺得飽了。接著,在一個陽光普照的美好日子,正確的時機來臨時,你用力咬下去,夢想成真了。然後你又去咀嚼另外一個夢想。」

歐伯隆發出嚓嚓聲響,那是他在模仿人類的笑聲。「你這樣講真是太令我沮喪了,阿提克斯,說得好像我是焦躁不安的博美狗一樣。我的情緒可比你穩定多了。而且我也沒有忽略蜥蜴的聲音。我目前已經聽到七隻蜥蜴在馬纓丹樹叢裡跑來跑去了。牠們比較喜歡紫花和黃花,白花就不太愛了。我想知道的是我什麼時候才能啃到那種骨頭?」

 

節錄自《鋼鐵德魯伊3:神鎚》〈第五章〉

更多精彩內容就收錄在書中!

 

 

第一集精彩試閱

第二集精彩試閱

蘋果日報相關報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