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行者3封面        

系 列 名:Fresh

書名: 殺行者 03 諜戰東京

作者:天下無聊

定價:199元

ISBN:9789865987558

出版日期 :2014年12月10日




++首刷限量贈品++

殺行者專屬角色卡——狐狸狗款

殺行者專屬角色卡──狐狸狗款      
(首刷版贈品限量贈送)
規格 6x12.7cm

 

眾所期待,《殺手行不行》新篇登場
人氣作家 天下無聊 有梗新作



▼ 故事簡介


東京,爆炸!
有沒有這麼蠢的煙霧彈?

日本警方與極道外的第三共謀,
竊聽、嫁禍、綁架?這次敵人也太強大⋯⋯

 

吐司和小君為打擊冰毒忙翻天,
總算抽空帶著愛哭愛跟路的草泥妹前往日本,
不料卻捲入東京恐怖攻擊事件⋯⋯

一部沒有顯示寄件人的影片,
兩名埋伏的警視廳刑警。
一發裝進左輪手槍的子彈,
等不到身陷敵營的吐司,小君只能鋌而走險!?

高深莫測的「覆面」忍者,
送來世界殺行者協會的邀請⋯⋯
面對銅牆鐵壁的看守所,
吐司究竟該如何抉擇?


【內文節錄】
殺行者相互獵殺的天性,
在越是強大的殺行者身上,就越強烈。
這也是為什麼你見到我的時候,
反應如此劇烈。


▼ 作者簡介  

 

 

■天下無聊

本名林學侃,台中人。
一九八五年生,不菸不酒不徵女友。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並不是個很稱職的作家,
只是一個喜歡寫寫故事的普通傢伙罷了。

不過能當這樣的一個普通傢伙,其實也還不錯。

痞客邦,有梗當思無梗之苦 solokodomo.pixnet.net/blog

 

 

天下無聊作品集

殺手行不行系列(全七冊)
vol.1 半島鐵盒
vol.2 卡通手槍
vol.3 K歌之王
vol.4 虎假狐威
vol.5 全面失控
vol.6 英雄不再
vol.7 零的心跳聲

殺行者系列(陸續出版)
01 雙子疑雲
02 迷途歲月
03 諜戰東京
04 迴光效應

 

 

殺行者01搶先試閱片段↓↓↓↓↓

 

  狐狸狗提醒,她就是本因坊的人。
  自信的笑容,一頭波浪長髮、身材高挑,白色外套、窄裙搭絲襪與高跟鞋,像是OL的裝扮,卻沒那麼嚴肅。我第一眼見到她,覺得她給人的感覺很像冬姊,非常年輕的版本。頂多和我、小君差不多大,但相較於我們的隨性作風,顯得非常專業。能在這行生存的女人,大多長得非常好看。
  陌生的美女,一不小心看得出神了,讓小君有些不爽。小君保持笑容,用只有我聽得到的聲音輕聲說道:「你也看得太專心了吧?嘴巴張開得像是要拜天的豬公,要不要我塞顆橘子進去?」
  「小君妳誤會了,我是用專業素養來判斷她到底是敵是友,況且她長得又沒有妳漂亮,不過就身材好了點,腿長了點嘛……」
  「看臉蛋,看身材,看腿長不長,原來這就是你的專業素養。」
  「不是,小君,那是……」
  「來不及了,回去看我怎麼修理你。」小君仍然保持著專業的笑容。
  等那好看到有點可惡的女人走了過來,狐狸狗簡單為彼此介紹:「Angela,他們就是我說的李政司和小君,妳知道他們真正的身分。這趟過來,也是希望你們能和平解決姜一方帶來的麻煩。畢竟,姜一方是你們本因坊的人。」
  Angela,英文名字啊,難道她也在星巴克打工?
  狐狸狗繼續說道:「對於此事,我並不站在任何一方,也不打算插手干涉。至於Angela,很抱歉,我的決定還是和上次一樣,只有這幅『浮生歲月』是非賣品,其他作品都可以談。」接著,狐狸狗看看手錶,「等會兒我還有事,就先說到這裡了,你們的問題,你們自己解決。」
  果然是狐狸狗和Jill的畫展,忙得連多說兩句的時間都沒有。
  很快地,只剩下我和小君,以及Angela。
  Angela打破沉默,「好了,中間人走了,那我們……」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我肚子餓的咕嚕聲給打斷。小君白了我一眼,Angela則是覺得有趣地笑笑,又說:「那我們去吃午餐吧,你們是在地人,就讓你們介紹了。」
  狐狸狗一走,小君便板著一張臉不說話,好像Angela欠她幾百萬一樣(事實上也是啦)。反而是Angela落得自在,而我則是老樣子,戰戰兢兢地跟在小君身邊。
  美術館附近高價位的餐廳不少,我們稍微逛了逛,選了間義式庭院風格的餐廳,叫作「小威尼斯」,吃的當然就是義大利麵。
  靠窗的四方桌,小君點了海鮮燉飯、我是奶油焗雞、Angela則是白酒蛤蠣。才剛點完餐,窗外就劈里啪啦地下起大雨,雨滴打在屋頂上答答作響。早上明明是好天氣,中午卻下起雷陣雨,陰晴不定的天氣像極小君的情緒。
  Angela笑著說:「來台灣一陣子了,才知道天氣好不穩定,出門都得隨身帶把傘,不然什麼時候被淋成落湯雞都不知道。」
  小君諷刺地回說:「不喜歡就別來啊。」
  由於狐狸狗簡單解釋過山河會與本因坊之間的關係,我們對Angela大概有了個底,了解她是來處理我們與姜一方的問題。可是,小君現在的心情有如狂風暴雨前的濃厚陰鬱,隨時有可能一發不可收拾。
  一直以為小君是屬於不太會吃醋的女孩子。以前和小蔓相處時,小君少有發作的時候,最嚴重的一次是我私下當著紙巾的面稱讚小蔓的好,數落小君的不是,讓小君氣得火冒三丈,狠狠把我修理了一頓,但那也是針對我個人的言行舉止不檢點。
  對於小蔓與我之間的感情,小君總表現得非常寬容,友善到我不禁懷疑小君到底在不在乎我。或許小蔓在小君的感情價值中屬於特例,但那已經是過去式了。
  對於眼前的Angela,小君的不滿表現得非常明顯。雙手交叉在胸前的她恨不得把我的一雙眼睛挖出來,以免我不時偷瞄Angela傲人的——不是我要講,那真的很讓人……
  撇開個人感情不說,光以下半身思考的話,她的條件簡直就是小君的容貌姿色加上小蔓凹凸有致的曲線,還有兩個人都比不上的高挑身材,再冠上英文名字Angela。是男人都把持不了啊,我靠。
  我忽然明白小君今天為什麼不是平常的打扮,改走時尚路線。前幾天狐狸狗與我們見面後,她一定私下向狐狸狗要到對方的資料,先行調查,發現即將與我們會面的Angela,竟是驚為天人的女神級人物。
  台灣人的個性是輸人不輸陣,輸陣歹看面,恁祖媽尬妳拚啊啦。
  小君妳實在太可愛了。
  對於小君的不禮貌,Angela表示理解,她低下頭非常有誠意地道歉:「不管怎麼說,是姜一方造成你們的麻煩,對此我先致上萬分歉意。」
  呃,這個嘛,Angela小姐好像誤會了。小君的不禮貌其中有部分是為了姜一方沒錯,但應該只有兩成,其餘八成是因為我控制眼球的內直肌與外直肌實在不聽使喚。
  小君點頭,表示她聽到了。
  Angela說道:「不只你們,我們也正為姜一方的事情煩惱著,他原來是本因坊的重要成員,精通各國語言,熟知黑市行情,在山河會的保護下,我們可以免於其他黑道幫派的紛擾,專心於黑市買賣,前幾年做得還算順利。不過,就在兩年前,有個男人橫掃亞洲的黑市經濟圈,斷了山河會的財路,雖說不到不共戴天之仇,但兩年下來,整個香港本島、九龍、新界,包括澳門的虧損,估計幾千萬美金是有的。而我說的那個人,正是三丁的成員——殺手七號。關於七號的傳聞很多,有人說他在十年前就死了,也有人說他改了名字。更有人說,他是另一位殺手『零』的偽裝,總之,關於殺手七號的事,你們一定比我更清楚。」
  Angela喝了口水,撥撥耳邊的頭髮,意有所指地說道:「因為,你就是七號的兒子,也是親手結束他生命的男人,傳說中的德國打老虎。」
  「哦?香港有什麼關於我的傳聞嗎?」傳說中的德國打老虎聽起來好威風,加了「傳說」兩個字果然不一樣啊。
  「有的,主要是兩年前德國打老虎在日本的事蹟,僅用兩把手槍與一柄武士刀嚇退東京聯合一百多人,成功保護了道吉會的天野文太。更別說瘋狗高見切與鬼腳龍二也死在你手上。山河會一直與東京聯合處不好,你的出現正好滅了東京聯合這幾年囂張的氣焰。」
  「好說好說,過獎過獎,處理垃圾只是舉手之勞做環保而已,哈哈哈。」聽到Angela誠心誠意的褒獎,雖然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但我已經爽得飛上天去了。
  Angela的糖果子彈還沒結束,又輕聲說道、繼續連發:「我們也了解,台灣現今的最大幫派是鐵竹幫,鐵竹幫主王鐵衣與王子津都與你交情匪淺。最重要的是,殺手七號將你視為他的繼承人,必定有他的原因。在姜一方的事上,山河會是站在不得罪你的立場,希望你能了解,讓我們和平愉快地處理,好嗎?」
  半個小時前,狐狸狗才剛走沒多久,Angela說話的聲音還是挺標準、挺有專業素養。怎麼來到餐廳,聽著聽著忽然覺得有點輕、有點柔、有點嗲。那笑容和聲音實在讓人舒服,想說不好都不行。
  「好喔,當然好啊嗚喔……」話還沒說完,嘴裡滿是橘子皮的酸苦澀味。小君不知道從哪摸出來的大橘子,硬是塞進我嘴巴裡。

  「吃你的橘子啦,豬頭。」
  Angela對於小君的舉動感到有些訝異,不再多說什麼。怎麼說我也是傳說中的德國打老虎,竟然隨隨便便就被塞了顆橘子當豬公。
  小君瞇了我一眼,便氣勢凌人地對Angela說道:「姜一方是你們的人,人管不好,自然是你們要出面負責。我也不願意刁難你們,能合作最好,但其實也不必這麼麻煩。這樣吧,我把『人魚之心』用原價五千萬美金賣還給你們,誰也不吃虧,這件事就一筆勾銷,當作沒發生過,如何?」
  Angela說:「小君小姐,這件事無關金錢,而是原則問題。姜一方不只從你們身上騙取財物,香港境內也有許多大老闆受害,現在都把矛頭指向了山河會,我是為此出面協調。我們是很有誠意要解決姜一方造成的麻煩,但他也是山河會通緝在逃的人犯。所以,要山河會以五千萬美金買回『人魚之心』是不可能的。此外的方法,我們都可以好好協商配合。」
  「說到誠意,別說我沒有誠意。我甚至可以現在就把鑽石還給你們,我只要拿回我的五千萬美金。」小君說「我的五千萬美金」,說得是越來越順口了。
  小君翻開白色手提包,拿出一個黑絨布小袋子,她解開袋子的繩頭,把關鍵的「人魚之心」拿了出來,放在Angela面前。
  「人魚之心」在燈光下發出璀璨的光芒,深深吸引了Angela的目光。
  Angela不自覺地想伸手觸碰,鑽石卻被小君一手收回,「嗯?妳不是說,要山河會以五千萬美金買回人魚之心,是不可能的嗎?」
  Angela無以反駁,只能默默看著小君把人魚之心收回白色手提包裡。小君一邊動作,一邊說道:「算啦,就當我沒說過。先吃飯,等得我肚子也都餓了。」
  小君虛以誠意,實為炫耀的一手,弄得Angela不上不下,心情很不美麗,不過小君惡劣的心情因此好了不少。
  我見情況差不多,便把橘子拿下來,準備吃飯。
  是啊,肚子好餓,下巴也好痠。
  「誰說你可以拿下來了,一整天都給我咬著。」
  小君怒目,嚇得我趕緊把橘子歸位。
  正當我無語問蒼天、只能當豬公時,服務生端著水壺來幫我們加水,看來是準備要上前菜。不知道年輕的服務生是否因為見到兩位美女太緊張,竟然在桌子前踉蹌了兩步,跌倒了;跌倒就算了,那水壺正好不偏不倚地往小君灑去。還好小君反應快,立刻往旁閃躲,水漬只弄濕了白色牛仔褲的一部分,大概巴掌大小。
  我二話不說,立刻把礙事的橘子拿掉,準備好好怒罵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笨蛋服務生。絕對不是因為下巴咬橘子咬到快要脫臼,而是他怎麼可以弄濕我心愛的小君呢?實在是太該死、太不應該了,一定要好好罵一罵,好好地震撼教育。
  我決定叫他站到旁邊罰站一小時,好讓我邊吃邊罵、邊罵邊吃、吃完再罵、罵完再吃,以解我心頭之恨。
  「喂!你怎麼——」只是,半句話都還沒罵成,小君的一雙大眼睛便直直地盯著我瞧,先瞧瞧我,又瞧瞧我手上的橘子。

  橘子,歸位。

  「嗯。」小君滿意地點點頭。
  罵不成,只好咬著橘子,用惡狠狠的眼神告訴笨蛋服務生我有多生氣。
  服務生連忙道歉,小君直說:「沒關係,下次小心一點就行了。」
  稍微清理後,小君還是覺得不妥,起身去化妝室理儀容。
  忽然間,我發現只剩下我和Angela兩人,確定小君走進洗手間後,我一手扶著下巴,一手再次將橘子拿下來。一陣舒爽放鬆的感覺從緊繃的下巴關節延伸到四肢百骸,原來沒有橘子的世界如此美好,簡直感動到快哭了。
  小君一離開,Angela也輕嘆口氣,落得輕鬆,說道:「我一直以為香港的女權主義已經落實得很徹底。一山還有一山高,小君小姐竟然能把男人訓練得比寵物還聽話,實在大開眼界,長見識了。」
  唉……我的真男人形象完全崩壞,德國打老虎的傳說只能到此為止。
  算啦,Angela愛怎麼想就隨她去吧,不過是個認識不到一小時的女人。我也不認為三言兩語就能讓她明白我與小君之間的關係。
  我就是喜歡小君的蠻橫不講理啊,怎樣。
  這不是因為我有被虐傾向,一切犧牲都是為了反差效果。當習慣了小君平時的野蠻,等到她溫柔起來,實在是,哇咻……不說也罷,說了你也不懂。
  等等,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這不正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不就和平時被酒鬼老公家暴、揍得鼻青臉腫、體無完膚,等到警察要作筆錄時,又口口聲聲保證她老公清醒時很溫柔、愛家的可憐女人一樣嗎?
  不,我和小君的感情才不是什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好好一個人哪來這麼多症候群可以得啊?喜歡和小君在一起,是因為、是因為——啊不知道啦!我只能一頭倒在白色桌巾上,鬱悶地煩惱著……

  「與其做她的寵物,不如做我的吧。」
  「呃?」
  「像你這麼厲害的男人,被一個女人使來喚去,不覺得很受氣嗎?論條件,我可不輸她,如果是我的話……」誘惑滿分,Angela的聲調越說越輕、越柔、越嗲。
  「我一定會好好疼你,用你作夢也想不到的方法……」
  說著說著,目眩神迷的我與Angela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迷迷濛濛中,彷彿可以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味……
  「什、什麼方法?」
  「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不太好吧,我才剛認識妳耶。」
  「你才剛認識我,但我已經認識你很久了,傳說中的德國打老虎……」
  「啊……呃……」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很明顯就是個該死的美人計啊。
  可是,明知道是陷阱,身體卻還是忍不住慢慢往前湊去,眼前這個叫作Angela的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我很想,但是不可以!
  啊,要親到了、要親到了,不可以啊!

  咚,橘子落地。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殺行者 01 雙子疑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