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薦看板 ▏

■ 羅森最讓人引頸期待的幻武鉅作─ ,《碎星誌》 陸續出版中!
■ 鄉野奇譚原來是真的? 《春秋異聞》醉琉璃 X夜風聯手打造不一樣的靈異怪談!
■ 英國學術電視獎得主戰地記者史蒂爾醞釀多年 《天使三部曲》,精彩非凡。
■ 全球售出24國版權,累積銷售逾百萬冊 《魔印人系列》不容錯過!
■ 史無前例!戲劇與漫畫攜手計畫→ 《漫畫植劇場》立刻線上去看試閱。
■ 大航海時代「福爾摩沙」終極會戰《1661國姓來襲》熱血展開!

 

 FR047coverweb       

系 列 名:Fever

書名: 下城故事2:預見謀殺之時

作者:丹尼爾波蘭斯基

定價:280元

ISBN:9789863191865

出版日期 : 2015年12月03日

 



++本書特色++

「下城故事」作為初試啼聲之作可謂力道強勁,讓喜歡置身黑暗氣氛的奇幻讀者愛不釋手。故事本身與氣氛都引人入勝,揭露了大都市黑暗面。我個人對本書相當激賞,也會密切注意波蘭斯基下一部作品。
——美國知名科奇幻出版社 Tor.com

喜歡黑色硬派懸疑故事,就給「下城故事」一個機會,絕對可以找到陰暗之中的樂趣。
——《紐約圖書月刊》(New York Journal of Books)

波蘭斯基在第一部小說就掌握了要點,結合反烏托邦設定的奇幻與硬派風格犯罪,黑色風格對話相當尖銳,針對社會階級提出辛辣評論,足以看出作者充滿潛力。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波蘭斯基的筆鋒強勁而有力,故事進展節奏明快,透過性格有缺陷、令人害怕卻又意外使人喜愛的主角視點體驗到生動世界。這是現代黑暗奇幻的極致表現,也是值得讚賞的處女作。
——英倫奇幻協會 British Fantasy Society

「下城故事」是近期我閱讀到相當出色的處女作,融合各種要素且書如其名,故事風格辛辣銳利且具有血腥色彩,極度推薦。
——科幻評論電子雜誌 SF Revu


就初出茅廬的作者而言,波蘭斯基營造出兼具穩健、激昂而又歡樂的混搭作品,可謂超脫了類型桎梏、去蕪存菁,同時還將故事主軸放在扣人心弦的神祕案件上。如同故事中個性冷淡卻又帶有病態魅力的反英雄主角,「下城故事」開拓了一塊疆域,並成為其中最耀眼的存在。
——影音俱樂部,The A.V. Club

工業化前夕的異世界中存在著魔法師與妖魔,「下城故事」兼具奇幻與犯罪雙重元素,以及濃濃的黑色氛圍……神祕中有幽默,創意無限。
——《溫尼伯自由報》(Winnipeg Free Press)

 


▼ 故事簡介

 

                                 

我本想冷眼旁觀,

結果卻殺紅了眼!

 

「奇幻版昆汀.塔倫提諾」

2012法國幻想文學大獎得主

 


下城,一切向下沉淪之處,

帝國發黑了卻仍在跳動的心臟。

 

這片貧民地帶有個老大,人人要喚他一聲「管區」,

他曾是戰時英雄、特務機構當紅探員,然而這些身份早已深埋過去。

如今他淪落成非法藥頭,在貴族大宅與黑市妓院間奔走交易,

以拳頭和一張諷刺毒辣的快嘴,對抗這世界種種不堪。

 

三年前的連續殺童案落幕後,下城歸於平靜,

只是駭人夢境夜夜襲來,為了安睡,他耽溺毒品無法自拔。

一張來自寇爾高地的邀請函,逼他拜訪曾經景仰的老將軍,

原來將軍愛女逃家,在險惡下城遊蕩,誓言揭開兄長十年前橫死街頭的真相。

他允諾協尋,卻也將自己引進最不願面對的晦暗過往⋯⋯

 

在此同時,沉寂多年的退役軍人協會蠢蠢欲動,

以爭取俸金權益之名,號召昔日同袍上街遊行。

老兵群情激昂,幫派伺機而動,政府虎視眈眈,血腥衝突一觸即發——

 

「下城故事」三部曲是旅人作家丹尼爾.波蘭斯基初試啼聲之作。作者在此創造了一座充滿魔幻氛圍的黑暗之都,以及藏身其中、在泥巴裡打滾的反英雄主角「管區」,並以黑色幽默直指這座罪惡之城的殘酷荒唐。出版後佳評如潮,已迅速售出十餘國版權,被譽為「奇幻版昆汀.塔倫提諾」。

 


▼ 作者簡介  
 

丹尼爾.波蘭斯基

 丹尼爾.波蘭斯基(Daniel Polansky)出生於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現居布魯克林。熱愛旅行,台灣是他第一次出國的目的地,在台北住了半年,對臭豆腐等美食讚不絕口。「下城故事」是他第一部長篇作品,甫推出即獲2012法國幻想文學大獎。

相關消息:http://www.gaeabooks.com.tw

 

 ▼ 精采試閱

第一章

 

  人性卑劣,易受表象迷惑。自家附近住了個即使派去清夜壺你也不放心的笨蛋,但若在街上他忽然穿著乾淨、整齊的套裝迎面而來,你還是不由自主地點頭行禮,開口稱一句「先生」。反過來也一樣,沒多少斤兩的人換上軍服就以為自己武藝高強,套了神職人員的袍子便誤會自己品格高尚。這是種要不得的危險妄想,人應當看清自我本質,儘管未必能引以為傲。

  我將禮服外套領口鬆開一些,拭去額上汗滴。很熱的一天、一週、一個月,看似短期內不會轉涼。城裡水井乾涸、巷弄內野狗嘴角冒沫,而這間華宅的大廳從未考慮過避暑一事,我猜想旱季之於此地不過是衣服髒臭,或取消花園派對之類的事。在下城叫做生死攸關,在寇爾高地叫做麻煩不便,就連天氣也將階級差異體現得相當徹底。

  這也說明了我之所以流汗並不只因為天氣悶熱或衣著拘謹。我不喜歡這地方,討厭往北走,尤其不喜歡天還沒黑就過來,能避則避。再怎麼遲鈍的衛兵也看得出我不是該在寇爾高地出現的人物。同樣地,昨天晃伯爵酒館樓上,有人敲了我的房門,打開一看,既不是要買貨的人,也不是會託我幫忙些小事的熟面孔,而是貨真價實、穿著大紅色制服的貴族家僕,那畫面就好像女修道院院長站在妓院裡一樣突兀。我本想趕他走,但一如九命怪貓也會被好奇心給害死,我還是拆開了他帶來的信函,結果內容是請我今天早上過來會晤,信下署名「艾德溫‧蒙戈摩利將軍」。還沒讀完我就已經後悔,暗忖為什麼不讓下城的流氓將信差拖去暗處殺害,而是這樣折磨自己。以我與將軍的淵源實在很難拒絕,然而後見之明是,一開始拒絕對大家都好。

  我想無須解釋,大家都知道我對有權有勢的人甚無好感,特別是當年將我與其他數十萬子民推向大戰戰場送死的罪魁禍首。然而蒙戈摩利勉強過得去,算是個好人。公平一點說,他是個傳奇人物,也許是唯一名實相符的高階將領。與他同樣階級的高官,大半根本沒有見識過前線的光景,只知道躲在搶來的堡壘、搜刮敵人的酒窖,將消逝的靈魂化為煞有其事的數字。大戰結束,戰勝的光彩輝煌總要消褪,民間逐漸對軍方高層出現反動質疑,但蒙戈摩利這名字仍未玷污半分。一度傳言他會升任戰爭部長,後來更有人想拱他坐上御前大臣的位子,不過人生總是有許多事情錯過難再。

  已經超過十年沒有見到他,也未曾想過還有見面的機會。但這並不代表我期待有這次機會。

  我在椅子上忍著不點菸也不亂動。蒙戈摩利將軍的隨扈是個魁梧的瓦爾人,守在主子房門前面監視我的一舉一動。從那體格以及與將軍的距離,不難判斷他以前也待過軍隊。隨扈的額頭像是一塊突出的花崗岩,底下凹處嵌進兩顆冷硬的眼珠,那張臉看起來非常適合吃幾下拳頭,不過對方的手臂、肩膀也很適合賞人拳頭吃。簡而言之,我相信他非常適任,可以把各種宵小從後門扔出去,只可惜大家都一樣,年紀大了。他的頭髮剃得極短極整齊,但斑白已經多過烏黑,儘管腹部只是微乎其微地隆起,我猜體重也突破過去最高紀錄七磅以上了才對。

  這瓦爾人叫做孛薩。我挺佩服自己居然能記住他的名字,明明與他只有兩面之緣。考量到彼此關係如此疏遠,更覺得他瞪著我的眼神簡直莫名其妙,好像我強姦了他妹妹,或至少像打死他養的狗。

  「好久不見。」我先開口。

  孛薩悶哼一聲。我有個預感,交給他決定的話,沉默還會延續非常久。

  「可以幫我拿些小三明治來嗎?包小黃瓜和羊肉片,能一口吞下去的那種?」

  想必他連真刀真劍也不怕,口舌之利更是起不了多大作用。孛薩拍了拍明明乾淨的肩膀,神情頗為不屑。

  「給客人送上點心不是基本禮數嗎?」

  「你不是客人。」難得他終於放下矜持願意開口說句話。

  「嗯,那我為什麼會坐在這兒?應該是將軍的親戚或朋友才能進來吧,不管親戚還是朋友都該可以吃些點心才對。」

  房間裡傳出鈴鐺聲,我來不及看看自己究竟惹惱他到什麼程度,但贏面從來就不小,只要我想講,我可是個討人厭的王八蛋。孛薩開了門,自己先踏進裡面,很快就出來招手、示意我入內。

  「該賞你點小費的,但我身上正好沒帶赭金幣,給銀幣可就配不上你這麼貼心的服務。」

  「改天再補償無妨。」他這麼回答。

  我才要從他旁邊掠過,這麼一聽停下腳步,兩人擠在門檻前面,這狀況可真尷尬。「反正我也不喜歡欠債。」

  他錯身讓出路,之後低頭拱肩,模樣就像普通僕人。主角在裡面等候著,也到了上前會一會的時候。

  書房看來相當正常。黑檀木長書櫃延伸到牆角,擺滿真皮裝訂的名貴典籍。房間後側一整面牆幾乎都是壁爐,以今天而言,瞥一眼就覺得熱。中間一張厚實堅固的大書桌,桌面上東西不多,將軍坐在後頭。這看來並不過度奢華的擺設,實際上隨便一件家具都與下城區的半方住宅同樣價錢,可是以富可敵國的人來說,卻又算是十分低調。

  我與將軍第一次相見是在十五年前的奈斯翠,恐怕他不會記得這麼清楚就是。那一夜,將軍到前線視察,正好輪到我站哨。大戰開始後第一個冬天,彷彿多熾烈的營火也無法逼退寒意,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情是檢查自己的腳趾頭有沒有凍得掉下來。蒙戈摩利將軍走在黑暗裡,身旁僅一名副官隨行,身上穿的衣服與我們這些大兵沒差別,靴子上也一樣沾了堆屎尿,大外套濺滿泥巴。那一幕對我、對許多人別具意義。

  當時他已逾中年,現在理所當然老態畢露,但歲月沒有奪去他逼人的霸氣,一如我初次所見:雖然走在冷雨之中,無論是惡劣的天氣,或者凶猛的敵軍,對蒙戈摩利將軍而言都不值一哂。而若時光能淬鍊一個人,理當衰退的肉體反而更突顯出他對自我的絕對控制。

  將軍目前的肉體狀態實在沒有太多好說。青春給予人類多彩繽紛的可能性,但隨著年華老去,那些多樣性最後只剩下幾種樣版。換言之,蒙戈摩利將軍就是典型的老頭子,薄薄的頭皮上面剩下幾撮白毛,衣服底下手臂細得可以看見骨頭,那張嘴令人懷疑是不是偶爾會流口水。他穿著深色套裝,與我的衣服相比更為合身且更加樸素內斂,只不過將軍似乎也滿身大汗。然而他雙眼依舊清澈銳利,我不會忘記眼前這男人曾經隨口一句話就能改變這國家的命運。

  背後孛薩關上房門,蒙戈摩利將軍看似要起身,我示意他坐著就好,自己也趕緊入座。

  「好久不見。」他開口。那語調很難分辨情緒。

  「的確。」

  「你氣色不錯。」

  「多謝,」我回答:「您也是。」

  雙方都在假惺惺,而且噓寒問暖還沒結束。「要喝點什麼?」將軍繼續問:「咖啡好嗎?看樣子孛薩忘了招待你。」

  「可能他不太拘泥禮數吧。」

  「他還是比較適合當軍人,不適合做執事。枝微末節的事情確實難為他,給他把大劍可就威風了。」

  「可以想像。」這是真的。

  我們短暫無語,將軍思索著怎樣延續偽裝的熱絡。我明白這很困難,尤其考量到雙方沒有交集的這段歲月裡,自己過的生活大半並非上得了檯面的話題。

  他還是回歸原點:「你結婚了沒?」

  「沒有。」

  「也沒有小孩?」

  「至少我不會承認。」

  本來該輪我發問了,但我沒講話。將軍這十年過得如何我心裡有數,而且也很清楚害他鬱鬱寡歡的凶手是誰。至少,我以為我都清楚。

 

 

更多內容,請見《下城故事2:預見謀殺之時》

 

創作者介紹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