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八月八日,正好是父親節,游少菁呆呆地看著牆上的日曆,距離她父親因貪污受賄被羈押已經十一天了。
  這十一天對游少菁來說,卻像是一年那麼長,又好像是一晃眼就過去了,以至於她在回想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時,記憶裡空蕩蕩的。她用筆在牆上舊日曆上那個十一天前的日子畫了一個圈,並且彈了彈日曆上的灰塵。
  灰塵飄落而下,正好落在鍾學馗的眼睛裡。他沒辦法去擦拭,只好拚命眨著眼,大叫起來:「妳幹什麼啊!我在下面呢!」
  「就你那副尊容,想看不見也難吧!看見了晚上不做噩夢,我已經算是意志堅強了。」游少菁淡淡地說,同時又故意多弄了些灰塵下來,氣得鍾學馗哇哇大叫。

  其實游少菁這樣說雖然刻薄了點,卻也不無道理,且不說鍾學馗的醜陋長相:蓬亂得像鳥窩的頭髮上帶著一塊髒得像抹布的頭巾,豹頭虎額,臉黑如鍋底,一雙環眼,還一隻大一隻小,腮上長滿虯鬚——這樣一副晚上出門足可嚇死人的相貌,想讓人不注意都很難,而且他所在的地方更是奇特:在游少菁家的南窗邊,因許久沒人居住而結滿蛛網的牆壁上掛著國畫掛曆,已經開始泛黃的老掛曆正下方,從牆裡硬生生地凸出一塊黑色物體,仔細看就會發現那竟是一張人臉。
  這張臉只有上至額頭,下至下巴,後至半個耳朵的面積露在牆外面,就好像在牆上很小心地鑿出一個與他的臉分毫不差的洞,然後再把他的臉從外面塞進來一樣。不過就算走到屋外,也看不到鍾學馗除了臉皮以外的其他部分,因為據他的說法——他是在從陰間來陽間的途中,被卡在了通道裡,所以才會只有半邊腦袋出現在陽間,其他部分還泡在陰間的渡池裡。
  這樣的一張臉,以這樣詭異的方式出現在這樣一間平凡的屋子裡,教人怎麼能不去注意他?游少菁甚至還打算晚上不關門窗睡覺,試試看如果有不長眼闖進來的小偷,會不會被嚇死。
  鍾學馗當然不知道游少菁的盤算,現在他的目光正盯著桌上游少菁為自己準備的晚餐,尋思著如何才能說服游少菁餵自己一點。
  游少菁故意拿著雞毛撢子到處亂掃,弄得這間本來就因為多年沒人住而髒亂不堪的房子裡灰塵亂飛,還不時把雞毛撢子從鍾學馗臉上拖來拖去,使他不停地打著噴嚏。鍾學馗知道游少菁這種行為絕對是故意的,自己再說什麼恐怕都沒有用,所以只是在那裡長吁短嘆:「原來想拯救世人真的這麼難!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啊⋯⋯鍾學馗啊鍾學馗,你可要牢記自己的抱負,不要因為這種挫折就打退堂鼓啊!不管遇到多少倒楣的事,不管遇到多麼冷漠的人,你可都要為了茫茫蒼生堅持到底⋯⋯」
  「可以了!可以了!這種話你一天要說兩百次,我耳朵都快聽出繭來了。」游少菁扔下撢子,頹然坐下。
  
  鍾學馗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間房子裡的,游少菁也說不準。
  因為父親涉案,除了所有財產被沒收之外,在他名下的那棟房子也被查封了。游少菁不想和繼母一起住到租來的房子去,也不想去生母和繼父那裡,一時竟無家可歸。最後想起外公生前的這間舊房子,於是提議搬到這裡來住。外公生前就曾經決定把這間房子留給他最疼愛的游少菁,雖然外公去世後,舅舅逕自把房子轉到自己的名下,但在游少菁說要去住的時候,舅舅還是爽快地答應了。
  游少菁提出獨居的要求之後,她母親只是說了幾句﹁一個女孩自己住算什麼﹂、﹁出事怎麼辦﹂之類的話,也沒有十分反對;繼母則是因為不用再和這個繼女一起生活,而毫不掩飾地露出了慶幸的神情。游少菁對此早有心理準備,她爽快地只帶了自己的隨身衣物,便來到了這間舊房子中。
  一關上屋門,游少菁所有偽裝出來的堅強就全部崩解了,她捂著臉開始大哭,任由靠在門上的身體軟軟地滑到了地上。對她來說,這世上最親的人就是父親,唯一關心她的人也是父親,現在父親忽然被捕,她的世界可以說就同時陷入了崩潰的邊緣。在別人面前她還可以硬撐著,一旦一人獨處,就再也壓抑不住了。不管這個少女平時顯得多麼冷漠、堅強,她畢竟還只是個十六歲的孩子。
  游少菁不相信父親是那種會貪污受賄的人。父親一件衣服穿幾年都捨不得換,他最疼愛的游少菁到現在都還沒騎上想要已久的摩托車,不久之前還聽到他與繼母因不能買鑽石項鏈而口角,如果真的貪污了幾十萬,怎麼會過這種生活?可是誰也不會聽她這麼一個孩子的辯解,因為還在調查期間,她甚至不能去探望父親。對於父親的出事,所有親戚,甚至包括繼母在內,都很漠然,游少菁無法接受他們那種明顯放棄父親的態度,暗自決定,即使只有自己也要為父親做點什麼!只要父親是清白的,就一定可以找到他沒有犯罪的證據。
  游少菁坐在地上哭了很久,在昏昏沉沉中,忽然聽到一個聲音說:「求求妳別哭了,妳已經哭了三個多鐘頭了,就算妳不怕哭啞了自己的喉嚨,也請妳可憐可憐我的耳朵吧⋯⋯」
  屋裡有別人?這個念頭令游少菁又驚又氣,她雙手抹著眼睛,四處張望,已經哭得矇矓不清的雙眼,在屋子裡轉了幾圈。沒看到什麼其他人,難道自己神智不清,出現幻覺了。
  她扶著牆站起來,準備到廁所用冷水洗把臉,這時那個聲音又響起來:「小姑娘,請妳幫個忙,把我臉上這玩意兒弄掉好嗎?」
  游少菁再次跳了起來,她在屋裡四處亂搜,就連窗簾都拉開看看有沒有人躲在後面,卻還是什麼都沒找到。
  「小姑娘,妳就幫幫忙吧,我在這裡卡了好幾天了,頭上天天蓋個東西,實在難受啊。」那個聲音又響起來。
  「誰?誰在那裡!給我出來!」游少菁抓起桌子上的菸灰缸防身,聲色俱厲地喝問。
  「我在這裡啊,這裡!」那個聲音十分高興地提示她,「快來幫幫我吧,好心的小姑娘,我現在出不去啊。」
  「﹃好心的小姑娘﹄?我不是遇到虎姑婆了吧?」游少菁在心裡嘀咕著,順著那個聲音找過去。當她掀起牆上那好幾年都沒換的舊掛曆時,發出了一聲尖叫:「鬼啊⋯⋯」
  ——出現在她面前的正是鍾學馗那副尊容。
  鍾學馗花了半個多小時才安撫了被他嚇到的游少菁,跟她解釋說自己是陰曹的鬼差——相當於陽間的公務員——因為陰間有幾隻惡鬼逃到了陽界,為了將他們捕捉回去,他這個責任心重、正義感強的鬼差,才毅然地決定來到陽間執行公務。誰知道在穿越陰陽兩界時出了點問題,他被卡在兩界的夾縫裡,臉露在陽界游少菁家的牆上,身子卻還泡在陰間的渡池裡。
  「你真的是陰間的公務員?」游少菁聽完他的解釋後,第一句就這麼問。
  她可不相信執行公務的人會被卡在牆裡。該不會⋯⋯他才是那些企圖越界的惡鬼之一?而鍾學馗在聽了她的問話後那難以啟齒的表現,更是讓她確信了自己的懷疑。
  對付惡鬼要用什麼方法?游少菁拚命回憶著祖母生前講的那些鬼故事。黑狗血?桃木符?自己現在上哪兒弄這些東西啊?對了,《易經》!那些筆記小說裡不是都記載著書生除鬼用《易經》嗎!?
  她跑到書房,從書架外公生前收集的古書中翻出《易經》,然後翻開書頁,對著鍾學馗:「惡鬼,你給我乖乖地從實招來,不然我把《易經》扣到你頭上!」
  「我真的不是惡鬼!難道妳不相信我嗎?」
  「還敢狡辯!看你那副長相,就像惡鬼!」游少菁用《易經》拍著他的頭說。
  「我的長相像惡鬼?我的長相明明跟鍾馗大人一模一樣,妳竟然說我像惡鬼!」
  「鍾馗?捉鬼的那個鍾馗嗎?這麼說來⋯⋯」游少菁再看看鍾學馗,還真覺得他的模樣很像畫裡的鍾馗。可是只看外表的話,鍾馗也不像什麼好人吧?不然怎麼會狀元做不成反而一頭撞死。
  「鍾馗大人是我最尊敬的人,為了跟他學習,我可是花了兩百多年,才把自己變成這個樣子呢!鍾馗大人看到後,都誇獎我能不以臭皮囊為念,專心修行呢!鍾馗大人說了⋯⋯」鍾學馗一說起他的偶像,馬上開始滔滔不絕。
  游少菁卻開始搖頭嘆息:崇拜鍾馗、視他為偶像,學他的行事沒什麼不好,可是連模樣也要學他,就未免太瘋狂了,難道陰間也有瘋狂「粉絲」?不過經過這麼一鬧,她倒是不再懷疑鍾學馗是惡鬼了。
  「難道你真的是公務員?那怎麼會卡在這裡?你們陰間的工作這麼危險嗎?」
  鍾學馗雖然面黑如鍋底,但是聽了游少菁的問話,還是泛出了紅意:「跟妳說老實話吧,其實我是自己偷偷跑到人間來的⋯⋯」


後續請見《捉鬼實習生1 少女與鬼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蓋亞文化 的頭像
蓋亞文化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