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夜二1封面        

系列名:Fresh

書名:天夜偵探事件簿 非人妖異篇 卷一 有情人間

作者:米米爾

定價:220元

ISBN:9789865987626

出版日期 :2015年04月22日




 

奇幻愛情・懸疑推理
新星作家 米米爾
知名繪師 YinYin
再度攜手合作!

首刷限量贈品
天夜珍藏造型書籤——偵探少女款(4x13Hcm)

                              天夜偵探事件簿2-1首刷:天夜珍藏造型書籤 滕天觀款 4x13Hcm      

 



▼ 故事簡介


全國最多妖怪定居的小鎭。
揪心的愛戀,暗藏玄機⋯⋯

邏輯能力超人的少女、又帥又能打的武者男友,
高中生偵探與妖怪夥伴們,聯手破案!

 

自古以來,存在於傳說且各具異能的妖怪,
現今化身為人形,混跡在人類社會⋯⋯

前世紛擾才剛結束,今生的挑戰便接踵而來。
邏輯能力超人的偵探少女、又帥又能打的武者男友,
高中生偵探雙人組聯手再出撃!
只是,這次的對手不只是人,面對難以捉摸的妖怪們,
天觀的調查行動將變得困難重重⋯⋯

五起莫名的投河事件,一間必須深入調查的工廠。
教人揪心的愛戀裡頭,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面對背景不明的可疑醫師,跨國企業「回春堂」的祕密研究。
天觀等人能否攜手遏止這龐大的野心?

 


▼ 作者簡介  

 

 

米米爾

喜歡宅在家,喜歡老房子和四季花草,
喜歡偶爾出門拍照兼吃美食的胖大嬸一枚。
目前在家筆耕,過著日日夜夜熬煉腦漿.
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中。

http://blog.roodo.com/groachino

 

Fresh系列
國人輕小說新鮮力

米米爾作品集

天夜偵探事件簿(全四冊)
卷一 少女偵探與禁忌之戀
卷二 水裡的祕密
卷三 狂奔至終結的競速之戀
卷四 魂飛千里

天夜偵探事件簿 非人妖異篇(陸續出版)
卷一 有情人間
卷二 不公平人間

 ▼ 天夜偵探事件簿 非人妖異篇1 內文試閱

  今天是天觀搬進「金星與湧泉之館」的日子。

  考量天觀復元的情況,以及她在返鄉計畫中擔任重要實驗株一事曝光,被鎮內的非人妖異誤認為同類後,一些試圖找碴的非人妖異便不斷上門騷擾,夜溪有些擔憂,乾脆提議讓天觀搬到B.P.R.D-T的宿舍——金星與湧泉之館,不但方便照顧,也能杜絕那些怎麼解釋都不聽的非人妖異。
  畢竟他和天觀目前的關係,還沒進展到能二十四小時守在對方身邊。
  夜溪不想緊逼對方,畢竟兩人好不容易才開始交往啊!
  他現在只想好好和天觀培養感情,幫助她休養生息,平平靜靜、快快樂樂地度日。
  要不是那些不長眼的非人妖異……
  「他們為何常來打擾我?」天觀實在想不通這點。
  「我問過金華,他說,因為『非人妖異的世界以強者為尊』。」
  夜溪打著方向盤左轉,清澈的河流出現在右手邊,波光粼粼,不少人在河岸旁的籃球場打球,小型遊樂場聚滿放暑假的學童與媽媽們,一派悠閒。
  「但我不是非人妖異。」
  「我們都知道,但鎮裡的非人妖異卻偏不信,哼!我看他們是故意的。」夜溪不爽地說︰「他們在人類世界混得差,礙於B.P.R.D-T在鎮裡,沒辦法使用天賦異能欺負一般人,又不敢離開源霧鎮這充滿靈氣的地方,免得在外頭靈力盡失,難保不會變回普通的生物或物品。這時,好不容易看見個軟柿子出現,迫不及待地想鳩佔鵲巢、逼妳養他,衣食無憂還能繼續待在鎮裡吸收靈氣,多好、多方便。」
  「原來如此。」天觀說,「鎮裡的靈氣又是怎麼一回事?」
  「哥說源霧鎮擁有國內僅存的靈泉,這也是為何此處非人妖異如此之多,靈氣對他們來說就像陽光之於人類,過度缺乏會死。他們願意服從鎮裡的協議,則因為是由B.P.R.D-T負責看守靈泉。」
  「靈泉?」
  「哥說這個靈泉非常重要,所以不能洩露確切地點,連提都不能提,否則就麻煩大啦!」
  「也是,如果被有心人佔據,非人妖異如同被掐住命脈,莫不聽從了吧?」天觀撫著下頷,思索起來。
  天觀猜測靈泉應該就在金星與湧泉之館,但這麼重要且敏感的地方,為何金華同意讓她這個凡人搬進去?不僅是答應讓夜溪更方便保護她吧?
  有聽潮的護符加上夜溪幫助,另覓隱密的住處,應該就能避開大多數上門找碴的非人妖異了;況且她的身體經過這幾個月的調養,已恢復大半,頭髮也不瘋長了,唯一的困擾是仍噩夢不斷,但此事她連一夢都沒說,所以……問題來了。
  她對金華來說有什麼用?
  「夜歌還好嗎?」天觀一面狀似無意地問,一面觀察夜溪的表情。
  「他還在找師伯,和不破、小煒潛入一處很可疑的回春堂產業。」清澈的雙眸閃過一絲擔憂,劍眉微擰。「回春堂太奸詐了,交回藥典卻不交人。幸好有酸小藤加入,對探查師伯的下落幫助很大。」
  看來夜歌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在鎮內。做出結論的天觀,心中已有定意。
  「希望能早日找到你們的師伯。」她說。
  「觀,妳別擔心這些,好好在星泉館休息,什麼都別想。」夜溪興致勃勃地說︰「妳的房間我已經整理好了。對了,妳不是喜歡做菜嗎?蘇菲的手藝很不賴,妳們可以交個朋友……」
  「嗯。」天觀看向窗外,她不想破壞夜溪的美好想望。
  發現車子朝另外一個方向行駛的天觀,詫異地問︰「等等,夜溪,為什麼不上橋?」她記得星泉館位於源霧山上。
  「得接金華。」

  車子開進一條名為異人巷,混雜新舊建築的長街。
  有民初時期的樓房、古厝,也有造型摩登的大樓和華廈,新穎與陳舊的招牌,像是百花爭妍般混雜在同一條街上,什麼稀奇古怪的店都有。
  「挽臉、紫微斗數、房屋仲介、葡萄酒鑑定師、米店、茶舍、3C專賣店、南北雜貨、刺青舖……」天觀好奇地一一唸過,覺得自己似乎進入了時光隧道,百年的商業活動都濃縮在此。
  「可惜沒開。」她滿想逛逛那間用竹子搭造的茶舍。
  「非人妖異的作息與一般人相反,晚上這裡可熱鬧了。」
  「原來這裡是非人妖異的地盤。」
  「哥說初來乍到的非人妖異很難融入人間,這條街扮演的正是緩衝角色。」
  一棟棟房子間,夾雜著高聳蒼鬱的榕樹、苦楝子與龍眼樹,樹下錯落各式各樣的涼椅,藤桌上放有一組組茶具和棋盤。
  雖然現在空無一人,但仍能想像人們——非人妖異們——在此乘涼閒嗑牙的情景。
  「金華在那。」
  天觀好奇地朝前張望,空曠寂寥的街道上依然不見人影,唯獨斑駁樹影在馬路上搖曳。
  「在哪?」
  「那個倒在月牙扶手椅上的人。」
  沿著夜溪手指方向看去,天觀只看到一團金線與紅線交織的華貴棉被掛在上面。
  停好車,車窗降下,夜溪朝那團棉被大喊︰「金華,走了。」
  忽然,那團棉被抖了抖,而後伸了個懶腰似地舒展開來,虎斑色的長髮如簾滑落,露出一張精緻絕倫的惺忪睡臉,盛夏的朝陽灑落,他像是貓兒般舒服地瞇細眼,伸舌將嘴角的口水舔去。
  天觀這才發現這個人剛剛縮成一團窩在椅子上,臉啊手腳全都藏在華貴長袍中,難怪沒注意到。
  「太慢了。」金華打了個哈欠,悄然無聲地邁步走來,打開車門,又打了個哈欠,橫躺在後座上。
  「算了吧,要不是我來接你,你肯定睡到日上三竿,不愧是貓。」夜溪調侃。
  「欸,別瞧不起貓,我可是大名鼎鼎的九尾金華貓……」琥珀般的貓眼滴溜溜地轉向天觀。「妳就是離魂返生者?」金華大剌剌地說出B.P.R.D-T替天觀取的稱號。
  「客氣點。」夜溪說。
  「你好,我是滕天觀,麻煩你們照顧了。」
  「彼此彼此。」一抹促狹的笑意湧上金華的雙眼。
  用後照鏡看著他的天觀,意會地點點頭。
  「來了個聰明人,真好,這下省事了。」兩眼笑得像是柴郡貓的金華,滿意地在後座上用尾巴捲著杯子蛋糕吃。
  「當然,天觀很聰明的。」夜溪自傲地挺了挺胸,並悄悄地鬆了口氣。
  金華是B.P.R.D-T裡最難應付也最任性的人,如果他討厭天觀,雖然不會出現什麼麻煩事,但夜溪希望「讓天觀放鬆舒服地休息」的目的就無法達成了。
  其實……金華指的省事並非夜溪心中所想,天觀心想。但她仍不願意說破,一方面是對方尚未出招,另一方面則是她其實有些期待。
  自返鄉計畫結束後,她因著身子不得不休養生息,別說身體勞動了,連動腦都被夜溪的父親再三叮囑得節制,所以天觀著實過了幾個月一般高二生的生活,那時雖然校內仍有些小小的謎團找上門,但靠著武靈靈、科耀庭與江子安,還有夜溪的幫助,很輕鬆簡單就解決了。
  然後,下學期結束,武靈靈三人畢業了,五人找時間去英國玩了一趟只有偵探社的畢業旅行——福爾摩斯之旅。三人開心地流連忘返,一直待到現在還沒回來,若非天觀和夜溪即將飛去夏威夷與雙方的家人會合,他們肯定也會繼續待下去。
  那是天觀度過最開心的七月,甚至噩夢也暫停找碴。
  也因此,回國後的她開始覺得有些寂寞,甚至枯燥。暑假作業早早做完了,噩夢又開始纏身,就在她思考是不是得找些事情來打發時間之際,非人妖異上門打擾,內心深處天觀悄悄慶幸著,平凡普通的日子總算結束了。
  所以她對於金華的意圖沒有太過惱怒,反倒隱隱期待。
  而這點是絕對不能讓夜溪知道的。
  

  恍惚間,夜溪已將車子停在山腳下一處有小小涼亭的空地,附近有汲取山泉水的地方,所以周遭零星停了幾輛車。
  「隨我來。」金華說。
  三人下車,夜溪揹著行李、拿著提袋,另一手牽著天觀跟在金華身後,繞入山泉水後方的森林,逐漸遠離人煙,深入密林。
  蟲鳴鳥叫取代了街上的喧囂,天觀朝前細看,發現金華正領著他倆走在一條得仔細注意才能發現的小徑上。
  混雜碎石、塵土與小巧蕨類的路面,偶爾能發現一點點閃閃發亮的東西,但每當天觀想細看時便消失無蹤。
  「跟緊點,鬼祟之徒追上來了。」
  金華加快速度,夜溪隨之提氣跟上,手被拉著的天觀也因此猛地往前飛掠,幾乎腳不點地。
  電光石火之間,一道炫目的閃光橫過樹椏間,劈里啪啦地擊向三人身後的某個方向,悶悶的痛呼聲響起。
  「阿雷在家啊……早說嘛!」金華笑了,前進的腳步更快,華貴衣袍在樹林間翻飛如蝶舞。
  「觀,抱好。」
  夜溪話語剛落,牽著她的手便朝下一撈,直接將佳人單手抱在懷中。嚇到的天觀連忙摟著夜溪的脖子,朝後望去,除了迅速在三人身後收攏的密林,什麼都看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