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097%E9%9D%88%E9%AD%82%E9%80%9A%E5%88%A4%E6%8F%90%E5%A0%B1%E5%B0%81%E9%9D%A201.jpg 

系 列 名:Fresh

書名: 靈魂通判 01 少女通判參上!

作者:林熹

定價:180元

ISBN:9789865987787

出版日期 : 2015年11月18日

 



++本書特色++

林熹筆下的「靈魂通判」世界,逗趣輕快,一口氣閱讀後,莫名有種暢快淋漓感!還覺得故事超級新鮮XD
以知名歷史人物為梗來創作的小說不少,但「靈魂通判」系列中出現的人物,不管是唐代美男子集團榜首狄仁傑、歐罵罵包大人,以及他的左右手和五鼠,還是花美男和坤,根本就是出場顛覆你的想像!
歷史有其脈絡,我們對古人的認識大多來自於歷史課本,或是影視小說,但事實的真相又是如何?「靈魂通判」巧妙揉合輕鬆奇幻與天、陰、人三界妙趣橫生的世界觀,在提供讀者閱讀樂趣之外,還能讓人稍稍思考不同的觀點!

 ■首刷限量贈品■

Q萌書籤【少女通判】款

 


▼ 故事簡介

 

                                 

老祖宗罷官,小後代遭殃。
無限期代理判官,哀怨上任!

白天辦公,晚上辦案。
人界少女橫跨三界的職場冒險記!

 


一場夢,讓狄水芹翻轉了她安穩的生活,
因為狄家在陰間的老祖宗「狄仁傑」,罷職追夢去啦!
堂堂天陰兩界的通判職位不可一日無人,
玉皇大帝任性要求,狄水芹只得硬著頭皮上任。

透過冷面軍師公孫策的搭檔輔佐,
狄水芹審度案件外,還有閒暇挖挖古人八卦。
不過當官從來不是件容易事,
傳說演義中的五鼠伸魔爪、滿臉黑氣的包大人蠢蠢欲動,
那些熟悉的正義代表竟徹底暗黑化!
古往今來的歷史脈絡上,難道出了差錯⋯⋯

 


▼ 作者簡介  

 

林熹


熱愛旅遊與美食的天秤座人,曾和家人到歐洲自助旅行三個月,喜歡電影、音樂、看書——最近熱衷台灣歷史、孔子、孫子兵法、蘇軾詞、菜根譚、紅樓夢(從小到大都愛!不會認字前,就看圖)⋯⋯等。

《靈魂通判》是她第一部原創輕小說創作,巧妙揉合了輕鬆奇幻與歷史趣味性,作者透過故事傳達出的獨特見解,引人好奇。角色與氣氛的營造、故事脈絡的流暢,與林熹式的文字魅力,皆讓人深深著迷。

歡迎上fb粉絲團【林熹言肆】留言互動!

 

 

▼ 編輯推薦

 

少女通判緊急空降,冒險新章正要開啟!

文/K

「靈魂通判」是單純的古代東方奇幻小說嗎?

如果你以為封面是個唐裝美人,就簡單這樣認為,那可就錯啦~事情才沒那麼簡單呢!

當初審稿時,就被林熹大筆下的世界與逗趣輕快的描述吸引,一口氣閱讀得暢快淋漓不說,還覺得故事超級新鮮呀XD以知名歷史人物為梗來創作的小說不少,但「靈魂通判」系列中出現的人物,不管是唐代美男子狄仁傑、歐罵罵包拯,以及他的左右手和五鼠,還是花美男和珅,根本就是出場來顛覆你的想像嘛!!!

歷史有其脈絡,我們對古人的認識大多來自於歷史課本,或是影視小說,但有幾家言論,便有幾家說法,我們熟知的一切,就是「真相」嗎?很特別,這次竟然不知不覺就在「靈魂通判」的世界裡,不斷思考這點。

 

故事的主人翁狄水芹,是個平凡的小上班族,一樣愛吃美食,愛窩被窩,上班偶爾遲到(笑),不同之處,在於她有個很厲害的祖宗八代——狄仁傑!

⋯⋯也因為這位在陰間當通判大人的老祖宗跑去任性追夢,累得她得夜夜入夢代理官職。

少女初任判官,偏偏不管是陰界還是天界,棘手事件一籮筐,幸好身旁還有個冷面軍師公孫策緊緊愛相隨(?),才不至於讓她頻出糗。然而,覬覦通判官位的大有人在,墮入邪靈界的昔日正義代表帶來強襲!似乎早知隱情的公孫策,他給水芹的錦囊能否及時救援?突然現身、疑似展昭的銀白長髮男人,則帶來了更多未知數⋯⋯

追根究柢,那些我們熟悉的神明與英雄,為何墜進了暗黑?人界、天界、陰界,也許背後正有著什麼大陰謀伺機而動吧⋯⋯

故事就說到這,別說阿編小氣只講那麼一點點,更精彩的內容,當然還是要親自去嚐嚐看才會知道什麼叫「故事的濃純香」嘛XDDD

 

▼ 精采試閱

 

職業倦怠啊⋯⋯
陰間大門敞開,黑壓壓空間裡傳出吵吵鬧鬧的爭執聲,裡頭已經鬧哄哄好幾個時辰。
狄仁傑坐在古代衙門官椅上,面前攤著一張訴訟狀紙,堂下兩個告來告去的鬼魂指著對方鼻子吼來吼去。
人都死了,哪來這麼多恩怨情仇?
唉!
狄仁傑膩味地重重嘆了口氣。
死亡,果真只是靈魂脫離肉體的一種過程,並沒有任何東西因此解脫或是獲得成長,連一毫克長進都沒有。心寒啊⋯⋯
一般人工作個幾十年、十幾年,甚至是幾年,心裡頭就不時冒出「職業倦怠」這四個字,隨便找個由頭去旅行、放大假、鬧鬧小脾氣都是人之常情。結婚可以休假,生孩子可以休假,聽說現在人間挺流行情緒假,怎麼這款好康偏偏就落不到他頭頂上?
他,堂堂一名掌管天界與陰界的通判大人,別說週休二日,甚至連一天休假也沒有!
這不是抱怨,而是寫了千餘年的心酸血淚史。
自人間駕鶴西歸後,靈魂一天都沒閒晃到,馬上被玉皇大帝邀去天庭吃個飯。撇開筵席好不好吃不談,事實證明,飯還真的不能亂吃。
誰能料想得到,不過區區一頓飯,雖然那時候他吃得心涼脾肚開,玉皇大帝也很慷慨,兩人吃喝整整六天六夜,面前桌子陸陸續續端來三百多道菜,滿漢全席跟這一比馬上可以謝謝下台一鞠躬。
他後來手癢調查過,所謂的滿漢大餐是清代漢人和滿人官員的一種宴會餐,跟他情況有點像,都是工作場合裡受邀的飯局。
滿漢大餐中的每一道菜,都有非常龜毛、詳細、令人頭昏眼花的規定,例如客人進門就要快快端上進門點心,光是這個進門點心,就整死人不償命,有甜、鹹、乾、濕的分別,吃完點心後,緊接而來是三道進門茶等著要喝。到目前止,都還只是小點心跟小茶點。
等到宴會正式開始,每一道菜分工更細、更龜毛、更讓人不想一一弄明白,大致上來說,可以粗分冷菜、熱菜、頭菜、甜菜、點心、時鮮水果,從頭吃到尾總共有一百零八道菜。如果有人問,一百零八道菜一天怎麼吃得完?那就真的和古人太不熟了。一頓宴會餐吃下來,不是一頓晚餐,也不是一天、兩天的工程,而是要足足吃上三天三夜的時間。
而玉皇大帝的心機⋯⋯咳,用心,整整是滿漢大餐兩倍之多!這種等級的款待,誰受得了?
如果只是單純吃飯,他應該還不至於如此糊塗,一口答應玉皇大帝的請求,只怪天女散花的舞藝太過精妙,滿天飛揚的天花太過芬芳宜人,害得他困在通判官位置上長達千餘年⋯⋯
最悲慘的是,他居然忘了設定期限!
當玉皇大帝委託他同時掌管西方極樂世界與地獄時,他還想,地獄有訴訟很正常,人間紛擾一向很多,淪落到地獄裡的恩怨糾葛只會更多;至於這人人歌頌的西方極樂世界,能興起什麼訴訟?
事實證明,西方極樂世界的訴訟案還真多得嚇人,而且平均纏訟時間比地獄還長,這是他始料未及的大失誤。
如果是你,你能料想到西方極樂世界的訴訟案多到什麼地步?雜到什麼地步?纏人到什麼地步?
沒踏入天界通判之前,憑靠想像力,根本無法想像充滿愛與和平的西方極樂世界,竟會如此折騰通判啊⋯⋯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天界果然是天界,就算爭辯,也是輕聲細語,不像陰界總是火力全開,扯開喉嚨用力嘶吼。
例如,現在堂下正激烈爭吵的前世夫妻檔。
男與女,果真是史上歷時最久、動員最多人數,又特別刻骨銘心的一場戰役。
稱它為「永世之戰」,一點也不為過。

堂下繼續吵鬧。
狄仁傑拋開手中二十公分的人間行為檔案,點點頭,拿起筆墨,在空白宣紙上,落落長寫下真真切切的萬言書。
堂下吵鬧聲漸歇,見通判下筆有神、振筆疾書的模樣,兩人心裡同樣七上八下,料想這次應該能有個皆大歡喜的判決,對吧?
兩個時辰過去⋯⋯
狄仁傑終於抬起頭,看著滿紙懇求言,露出滿意微笑,丟給身旁負責傳達各項宣判的文官,拍拍屁股,站起身,看眼堂下兩人,低喝一句:「退堂。」
此話一出,眾人當場石化。
堂下原告與被告、文武官員、手執威武的衙役們,一票人馬全看得傻眼。通判大人怎麼不宣判結果?他們搞了這麼久,就為了看看通判怎麼判啊!
眾人目光迅速掃向拿著「應該是公文」的傳達文官。

快點宣讀判決⋯⋯快點宣讀判決⋯⋯快點宣讀判決⋯⋯快點宣讀判決⋯⋯
快點宣讀判決⋯⋯快點宣讀判決⋯⋯快點宣讀判決⋯⋯快點宣讀判決⋯⋯

傳達文官頂著千斤重的壓力,用力吞嚥了下唾沫,一雙無辜委屈的眼扛著擔心受怕,啞巴吃黃連的口抖顫著。
「通判大人宣判內容——」
眾人屏氣凝神。
「玉皇大帝大人,小人通判狄仁傑——」
小小一樁外遇案,通判居然上達玉皇大帝,可見多麼慎重其事,先前陰間飄著狄通判無心工作的傳言果然是假。
「——申請暫時請辭,看要停職,還是乾脆直接離職,煩請玉皇大帝定奪;遞出辭呈一百零一條理由,請見以下近萬言之陳情⋯⋯」
這下子,陰間堂上、堂下、堂兩邊負責喊威武的人通通都懵了。

一團窩在堂外門板邊的黑影,搶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一溜煙沿著牆角竄進最陰暗的角落;數秒後,它被一尊通體黝黑的高大邪靈吸入鼻中。

不出半個時辰,這封辭職信上達天聽,玉皇大帝花了半個時辰完整看完萬言辭職信,雙手垂下,只吐出一句——
「狄、愛、卿。」
眾人精神一抖,屏息以待。
「⋯⋯文筆甚好。」玉皇大帝忍不住讚嘆。
眾神明抖了抖,內心掀起陣陣哀號。
這不是事情重點吧?
佛陀見情況不對,暗地裡偷瞄幾眼遠道而來的維納斯女神,看她一副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模樣,偷偷鬆了口氣。
朝堂之上,有外國使節在場覲見,玉皇大帝竟做出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反應,實在令人無法不暗地裡偷偷捏把冷汗。
仁傑啊仁傑,你想遊山玩水的心情,眾神明都可以理解,大家其實也都很想出去放飛一下,要不是公務纏身,誰不想遨遊宇宙?可你非得要挑在這種節骨眼上鬧小脾氣,丟出辭職信,揮揮衣袖便瀟灑走人?
做通判做了千餘年,有差這一、兩天?希望維納斯不是個愛嚼舌根的女神,不然大家接下來鐵定沒好日子過。
佛陀思緒才剛轉到這裡,就看見玉皇大帝伸出左掌,拇指在其他四指上點了幾下,點點頭,威嚴目光掃向眾人,沉沉揚嗓——
「准狄卿休假,通判職務交由其後代子孫代理。」
「稟告玉皇大帝,狄氏子孫向來單薄,駕鶴西歸這幾個剛死過來,連自己的喪禮也不回去看一眼,一秒鐘都不願浪費便直接衝去宇宙間到處閒晃,至今尚未有歸來者。唯一例外,是狄氏最後一代子孫,狄水芹,但她尚未歸西,仍是一介凡人,困於凡間,似乎不⋯⋯」註生娘娘率先稟告。
「凡人怎麼著?誰規定凡人就不能當通判?做人不能有種族歧視,當神也不能有靈魂歧視,小心靈魂優越感讓神重新投胎,落世修煉。現在,誰還有異議?」玉皇大帝冷冷斥責,接著,視線掃向一身雪白的觀世音。「觀音,去把這小小人類狄水芹帶來,她身上流著狄氏血脈,靈魂上的『血脈遺傳』強過肉身的『基因遺傳』,這職位不交給狄氏後代子孫,我還真不放心。」
「回玉皇大帝的話,可否換神擔當此任,觀音她⋯⋯」佛陀見觀音臉色不對,連忙貼心勸諫。
「她怎麼了?」玉皇大帝皺眉。
「稟告玉皇大帝,觀音她⋯⋯她和唐朝有放不下的恩怨哪。」佛陀硬著頭皮把話說完。
「什麼恩怨?」玉皇大帝又問。
眾神狠狠一抖,臉上掉三條線。
不是吧?
玉皇大帝明鑑啊,當初這件事鬧得轟轟烈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您也太不食人間煙火了吧?居然對這件事毫不知情!等等……食人間煙火?算了,玉皇大帝是什麼人?不食人間煙火的代表人物,正是他本尊!
眾神驚得掉下巴,現場只有三人例外,一是搞不清楚狀況的維納斯,二是還在問「什麼恩怨」的玉皇大帝,三是一臉鐵青的觀音大士本尊。
「玉皇大帝啊,觀音原名為觀世音,自唐朝以後,為了不冒犯皇帝李世民,觀世音名號被拿掉『世』這個字,從此人人尊稱為觀音。」愛好和平的彌勒佛見天庭氣氛越來越僵,連忙跳出來打圓場。
「就算整個唐朝和觀音結怨,跟狄仁傑又有何干係?」玉皇大帝不解又問。
「說無關也無關,說有關也有關,玉皇大帝,難道您忘了狄仁傑是武則天信任的大臣,而武則天與李世民的關係非同一般啊。」關係一層攀過一層,整個天庭中就屬狄仁傑和李世民關係最近。
別說觀世音氣量小,好不容易幹到神的位階,好端端名字硬被打斜劃掉一字,這口氣,有點尊嚴的都難以嚥下啊。這種感覺就像林志玲,突然被下令只能叫「林玲」,這、這還是林志玲嗎?
又例如:蔡依林變蔡林、李世民變李民、周星馳變周馳、金城武變金武⋯⋯誰受得了啊!
狄仁傑很瞭這一點,當了通判後,極盡所能避開會和觀音碰面的所有可能性,除了一年一度非得硬著頭皮參加的尾牙例外,其餘場合都發揮個人奧運金牌級閃躲技巧,片葉不沾身,避開兩人碰頭的機會,心思之縝密令眾神無法不嘖嘖稱奇。
觀音並非木頭,感受到狄仁傑閃人的誠意,基本上也從未對狄仁傑做出什麼太奇怪的舉動,可玉皇大帝這一搞,豈不是在觀音的傷口上撒鹽巴嗎?這真的太過殘忍,任何神明都不應該被如此對待。
「眾愛卿所言極是。」玉皇大帝點點頭。
聞言,眾神露出欣慰表情。
玉皇大帝能理解這其中恩怨真是太好了,隨便指派佛陀、關聖帝君,還是三太子去都很好啊,不一定非要觀音不可嘛,西方極樂世界神明這麼多,任君挑選。玉皇大帝聖明、聖明、大聖明!
天庭再次恢復原本和樂融融的氣氛,不少神明拋給彌勒佛一個「真有你的」、「幸虧有你」的按讚眼神。
玉皇大帝沉思了一會兒,目光炯炯掃向眾神明,發布口頭命令。「不過,這件事還是讓觀音去辦。」
眾神明狠狠愣住!
咦?剛剛產生集體耳鳴現象嗎?
「玉皇大帝,您何苦如此執著?」反應極快的佛陀,現在完全不敢看向觀音那邊。
「不是我執著,是考慮到現下年輕人最熟悉的神明就是觀音,熟悉就有好感,狄仁傑已經跑了,不能再搞丟這個狄水芹。」說來說去玉皇大帝本尊也是一番苦心,如果可以選,他有千萬個不願意事情必須走到這一步。
「可是⋯⋯」眾神想再力勸。
「退朝吧!」玉皇大帝搖搖頭。用手指頭算過了,這件事沒觀音去,還真談不成。
眾神見聖意已決,垮著雙肩,慢慢轉身朝外移動。
「那個⋯⋯」突然,玉皇大帝又開金嗓。
莫非事情尚有一絲轉機?
眾神熱情轉身,殷切看向玉皇大帝。
「文曲星留下,過來一同欣賞狄仁傑這篇萬言書,瞧瞧他描述對宇宙之旅的渴望,詞藻簡直華麗非凡。」
這不是事情重點吧!天界一片哀號。
眾神默哀,低頭,穿過層層白雲濃霧看向人間。
這、這未來又要怎麼個天翻地覆?狄仁傑,你撒手雲遊宇宙這一招,實在好狠哪⋯⋯

眾神之中,三太子悄聲退出天界,朝一處晦暗幽地直奔而去。

「上班要遲到了⋯⋯上班要遲到了⋯⋯」狄水芹恍神碎唸,不用往下看,雙腳精準無誤鑽進拖鞋裡。目標:兩步外的浴室。
「砰」的一聲,門被打開關上。
「砰」的一聲,門又被打開關上。
中間只花了短短五分鐘不到,迅速完成梳洗、化上淡妝、換上符合公務員身分的低調穿著,確保在五分鐘之內能順利把自己丟出家門,邁向通往上班的康莊大道上。
「唉⋯⋯」
正要動手關上老爸老媽留給我的房子的大門,聽見風中飄來一聲深深嘆息?可問題是——
大冬天的這麼冷,家裡窗戶都沒開,哪來的風?該不會是阿飄之類,不小心發出的聲音?
我抖了一下。
當作沒聽見好了,阿飄之所以為阿飄,正是因為它可以到處飄來飄去,說不定等等就飄去別的地方,不須太過在意。
關上門,下了樓。
雖然心裡毛毛的,但我假裝不受這件事影響,只要走下將近百年、連接兩層樓的樓梯,就可以踏進似乎永遠亮燦燦的花店。
「水芹,早安。」花店老闆雙手捧著一大束雪白的花,轉過身,見我衝下樓,笑得一臉溫暖。
「世傑,同安。」我跟他打聲招呼。
溫世傑,我的房客,在父母留給我的雙層舊式建築物裡,我住在二樓,世傑跟我承租一樓店面開花店。
因為是傳統老式建築,連接一、二樓的樓梯無法讓兩戶獨立,每次我下班回家,必須得先穿過花店,走到底,才有樓梯連接到二樓——我的住處。左右兩邊不少住戶都把房子整修過N次,樓梯也從最裡邊改到最外邊,不過老爸沒改,我也懶得大興土木。
「啊?」溫世傑抱著花,神情困惑。
「抱歉,最近宮廷劇看太多。」我走到他身邊,好哥兒們式拍拍他肩膀,正要向他稍稍解釋一下「同安」的意思,花店玻璃門突然出現一道人影。
「匡啷啷⋯⋯」
門上鈴噹搖晃著它們小小的金屬身體,伴隨著清脆悅耳的響音,一名穿著寬鬆旗袍、臉上抹著淡妝、耳戴珍珠耳環、脖掛一條色澤明亮珍珠項鍊的老奶奶,慢慢踏入花店。
「陳奶奶怎麼這麼早就來了?」我率先打招呼。
陳奶奶與我是正港的老鄰居,從有記憶以來,陳奶奶就常常出現在我生活裡,感覺很親密。
「今天是星期五。」溫世傑在一旁小小聲提醒。
「喔,又要去和陳爺爺約會?」對我來說,星期五和陳奶奶之間的連結,就是去海邊探望陳爺爺。
聽說陳爺爺過世時,要求陳奶奶把骨灰沿著台灣撒一圈,代表他會永遠守護著這塊自己出生的土地,永遠擁抱著陳奶奶。
我第一次聽到這故事時,胸腔被什麼東西翻攪得熱熱的,眼淚像水龍頭「啪」的一聲猛掉個不停。
「五年如一日。」
溫世傑看著陳奶奶的目光,似乎有可疑的淚水光澤?為了湊近一探究竟,我刻意接著話往下說。
「你也五年如一日,每個星期五都為陳奶奶提早營業。」不得了,好像真的眼泛淚光。
溫先生的感情真豐沛。
「水芹,在聊我啊?」陳奶奶慢慢走過來,笑臉盈盈看著我。
「陳奶奶,早上好。今天選了⋯⋯哇!」我接過陳奶奶手中的花束,往溫世傑懷裡塞去。「好大一束滿天星!」
「他喜歡這個,以前我們每次約會,他都會送我一束紅玫瑰加滿天星,說我是玫瑰,他是陪襯的滿天星,但他不知道,滿天星才是我心目中的主角。」陳奶奶說這些話時,視線焦點穿過我,直達遙遠的一點。
這是陷入過去回憶的姿態,我懂。
「陳奶奶,每次聽妳說這些,都會害我好想趕快結婚。」看著陳奶奶臉上依舊幸福滿面的光芒,總會讓我興起結婚念頭⋯⋯兩秒鐘。
「別這麼想不開,當心妳遇不上那把滿天星,一個不小心跌到萬丈深淵十八層地獄裡。」
這回是誰?講話這麼毒,莫非有練過?
「匡啷啷⋯⋯」門上鈴鐺再次搖晃著小小的金屬身體。
難道七早八早逛花店買花已成一股時尚潮流,不然這時間大家不窩在被窩裡,通通溜到花店做什麼?
我火速轉頭一看,一身良民打扮、簡單白色棉質上衣搭配再尋常不過的一條牛仔褲,素雅著一張清秀臉龐,唯獨眼中偶爾零星跳出的挑釁火焰,再加上染了兩條藍色、兩條紫色的髮,洩露她曾經在道上混過的痕跡。
「施小駱,妳怎麼會在白天出沒?」我說話語氣立刻拔高好幾度,剛睡醒的喉嚨有點禁不起這種程度的折騰,險些破音。
太詭異了。
施小駱是標準夜行動物,白天出現,不曉得是不是一種不吉利的徵兆?如果有天蝙蝠正午十二點從烈日太陽底下悠遊飛過,我可能都沒這麼驚訝。
「剛關店,給陳奶奶帶來她愛吃的鮑魚粥。」施小駱走到陳奶奶面前,把手中用客家花布包好一團圓滾滾的東西,放到陳奶奶手中。
陳奶奶雙手捧著,一臉感恩淡淡微笑著。
真不知該說施小駱惡毒還是貼心?她會出現在這裡絕非偶然,肯定抓準了陳奶奶星期五早上都會到花店買束花,才特意把食物送來的。
這種非典型小太妹形象,好難擠進我大腦裡對施小駱產生的既定印象裡,可能抽菸、到處踢人屁股還容易一點。
我努力想要釐清施小駱到花店一遊的原因?
如果熱愛八卦,可能會推論她想來找溫吞吞先生;如果「吳爾芙」一點,就會推斷她是來買一束花送給自己。
「妳的日式小餐館不是從晚上十點營業到早上六點,現在都已經七點多⋯⋯耶?」我看眼手錶,活在自以為是柯南、福爾摩斯的推理劇場裡,話說到一半,渾身猛然一顫,雙眼瞪大盯著手錶。「⋯⋯七點多了!我死定了,這下子穩死的,組長最近盯我盯得很緊。」
在我打算火力全開衝向公車站牌時,身後傳來施小駱不冷不熱的聲音。
「水芹,晚上到我那兒一趟。」
「今天?」猛然踩煞車,轉過頭,一手架著玻璃門,阻擋正要緩緩闔上的那片玻璃。
「妳已經有約會?」施小駱的聲音隱約透露著「反正妳也沒別的約會,一起過來吧」半施捨、半強勢語調。
我很想說「有」,但其實——
「沒有。」說謊是不對的行為,這點老爸有教。
「很好,我也是這樣想的。」施小駱嘴角出現可恨的微笑。
「施小駱,要不是我身心靈都夠健康,肯定死在妳毒舌之下。」我不懂,上天為何要派施小駱來鍛鍊我的心靈健康程度?其實我並不排斥在溫室裡長大、生活,然後往生。
心靈健康程度就跟男人訓練肌肉一樣,越常鍛鍊哪一塊,那塊就會越堅強、越結實、越能承受外力衝擊。
「記得過來,趁我八點開始營業前的時候,世傑和陳奶奶都會過來。」施小駱直接掠過我的抗議,輕蔑瞅我一眼。
她忽略反對聲浪的功力從哪學來的?人生在世,如果能練就這等奇招,想必下半輩子必定能我行我素、受用無窮。
「好啦!」我放開手,搶在玻璃門完全闔上前趕快點菜。「我要吃辣椒蒜頭蝦,要記得幫我弄。掰~~」
想到晚上可以吃到香辣鮮美的辣椒蒜頭蝦,唾液自動分泌,害我忍不住吞嚥兩下。
有了超強美食激勵振奮心情,快樂指數瞬間往上彈跳兩格。
真希望晚上快點到來⋯⋯
「唉!」耳邊又傳來重重嘆息。
這次幾乎是貼著我耳邊吐氣,只是這口氣居然不是熱的,而是冷冰冰,彷彿從地底深處傳來⋯⋯
什麼鬼東西?
我動作卡卡想要轉頭,但又不敢轉,結果就維持脖子不動,眼珠子從左邊轉到右邊極限。
千萬、千萬不要自己嚇自己!
什麼都沒有。
沒有人,也沒有奇怪的特殊裝置?我力持鎮定,假裝沒注意到這件事,眼珠子慢慢轉回來,腦神經繃得快要斷裂。
等了一會,終於有公車開到面前,我飛快衝上車,挑了個單人座位坐下,心臟狂跳不已。
這一切,應該只是我的錯覺。
沒錯,絕對只是錯覺⋯⋯吧?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靈魂通判卷一 少女通判參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