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亞:異眼房東的日常生活01臉書活動圖  
(點圖前往參加)

香草老師推出全新大作《異眼房東的日常生活》!

不同於《傭兵公主》《懶散勇者物語》、《琉璃仙子》遊走於各城市、森林間的冒險,這次的故事主角是名叫安然,住在香港的普通男性。雖然香草老師說這是一位與你我無異的平凡人,但水梨老師還是把他畫得好帥啊!(心花朵朵開)

但這名看得見鬼魂的房東,又將與什麼樣的房客一同居住呢?真是好奇他們那想必充滿尖叫聲的日常生活啊~ 

接下來小編就要偷偷曝光一段故事內容,根據內容回答小編問題就有機會得到香草老師新書的精美書籤或新書海報哦!

 

 

香草老師即將推出的最新大作《異眼房東的日常生活》中,請問本書的主角安然是為了什麼原因要出租房屋呢?

 

A 因為安然是月光族,為了要賺取多一點生活費用

B 為了發生靈異事件時,有人一起被嚇總比自己一個人被嚇好

C 環境太髒亂了,有房客就有人分擔家務 

 

請先分享本篇活動(請設定為公開),再回答此問題,並tag一個朋友於本篇文章下方,

就有機會獲得《異眼房東的日常生活1》精美書籤或新書海報哦!   

 

留言範例:

《異眼房東的日常生活》主角安然出租房間的理由是:_(請由以上選項選出一個)_

超級期待香草老師大作!@(tag一個朋友)一起來看嘛! 

 

 

活動日程   即日起~4/12(日)23:59

得獎公告    4/14(二)

活動贈品

1.《異眼房東的日常生活 01》精美書籤一張(共抽出5名)

2.《異眼房東的日常生活 01》封面海報一張(共抽出5名) 

 

注意事項

※贈品寄送之故,僅限台灣本島的朋友參與。

※要答對選項才有抽獎資格哦。

※蓋亞文化保有修改活動的權利。

 

 

 

 

──活動試閱(看完記得回答小編的問題哦)──

 

在安然深呼吸,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之際,冷不防被人從後方狠狠拍了一下肩膀,這讓本就驚魂未定的他很丟臉地發出慘叫聲。

 

「劉天華!我說過很多次,不要這樣子嚇人!」安然不高興地回頭瞪了惡作劇的青年一眼,可惜劉天華熟知安然的好脾氣,根本就不當一回事。反正他用相同的方式嚇過對方許多次,也不見他哪次真的生氣。

 

雖然安然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但劉天華卻覺得這個老是栽在同一種惡作劇的安然實在可愛得很。

 

在安然的瞪視下,劉天華甚至毫無壓力地抱怨道:「又不是第一次了,你的反應用得著這麼誇張嗎?我都快被你嚇死了!」

 

看到劉天華不痛不癢的賴皮樣,安然也只能搖頭苦笑,罵也不是、打也不是。

 

香港這座國際大都市寸土寸金,不少居民厭倦了擠迫的居住環境,近來更是吹起一陣「村屋」熱。有別於一般高樓大廈,村屋每層只有一戶人家。不單每層都有露台,而且一樓大多附帶花園或車位,三樓則連接著私人天台,非常實用。因此愈來愈多人喜歡位於郊區、坪數大的村屋。而屋苑式村屋還有管理公司、管理員負責管理,更是把人們對村屋的傳統觀念——髒亂、冷清、危險等負面印象推翻。

 

屋苑式村屋每棟只有三層樓,每層樓有一戶人家,因此鄰里關係與每棟至少百多戶的高樓大廈相比,自然是緊密得多。這位名叫劉天華的大學生,正是住在安然樓下的鄰居。由於兩人年紀相近,關係一向不錯。

 

安然更是少數知道對方除了大學生外,另一個不為人知身分的人……

 

「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呆站在大門外做什麼?我剛剛叫了你好幾聲,你卻完全沒聽見。依我看,施主你印堂發黑,一臉憂心忡忡,近日必有災禍。說起來,你能認識本道爺還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只要些許錢財,我便能為你消災解厄,包準有鬼驅鬼,無鬼……」

 

安然果斷地打斷對方無休止的自吹自擂,道:「停!現在才月中,你怎麼就把主意打到認識的人身上啊?難道這麼快便把生活費花光了?」

 

這個外表人模人樣的大學生,其實還有個驚天地、泣鬼神的身分——神棍!

 

劉天華不但沉迷於靈異事件,更把所有精力放在鑽研風水命理、驅邪捉鬼。大學之所以選修建築學,也是因為這一科能夠融入風水學。

 

因為總是神祕兮兮地沉迷在奇怪的東西,天華與家裡徹底鬧翻了,一怒之下搬離家裡,硬是佔據爺爺名下一間空置的住宅。這個厚臉皮的傢伙甚至還以此為大本營,當起無牌經營的神棍勾當以賺取生活費,每天都在赤字邊緣苦苦掙扎求生存。

 

對劉天華來說,最值得慶幸、同時也是他之所以能堅持著沒有屈服回家的最大原因,便是唯一支持他往風水命理方面發展的姊姊,每月都會匯一些生活費給他,雖然數目不多,單靠這些錢根本無法維持生活。但有了這些錢,再加上努力工作,至少不會餓肚子。

 

「唉,生意不好啊!再找不到老闆供養我,便要吃樹皮了。」

 

安然滿臉黑線道:「還找老闆耶!你是夜總會小姐嗎?」

 

「你們站在大門前說什麼?誰要吃樹皮這麼可憐?」溫柔的輕笑聲從兩人身後響起,回頭一看,一名溫婉的女子正笑盈盈地站在兩人身後。

 

女子名為郭雨玲,是與兩人住同一棟村屋的鄰居,也是三人之中最先住進這個屋苑的人,算是屋苑的老住戶了。郭雨玲性格溫柔並且樂於助人,對安然、劉天華素來照顧有加,因此兩人都喚她為雨玲姊,把她視作親姊姊般尊重敬愛。

 

想不到剛才那番話竟被郭雨玲聽到,劉天華即使再厚臉皮也不禁滿臉通紅,在女子戲謔的目光下,吶吶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看到對方的窘態,郭雨玲善解人意地沒再追問下去。只見女子揚揚手中的塑膠袋,笑道:「我正要準備晚飯呢,不介意的話,你們過來一起吃吧。今天我買了材料煲湯喔!」

 

聽到有飯吃、還有湯喝,劉天華雙眼立即精光一閃,卻又偏要故作矜持地道:「那、那怎麼好意思呢?要知道安然一向有大胃王之稱,而且最愛吃肉,那可是半小時便能夠把一座小山大小的肉山吃光的程度……」

 

安然一掌往劉天華後腦勺狠狠拍下去,道:「你自己想吃肉就直說,別把我拖下水!」

 

「我沒有胡說!這是我親眼所見!」

 

「不可能!在哪兒?」

 

「在夢裡。」劉天華回答得理直氣壯。

 

「……」

 

在旁笑盈盈看著兩人打鬧著的郭雨玲笑道:「沒關係,我買了不少肉呢!包準讓你們吃得飽飽的。」

 

聽到郭雨玲的話,劉天華立即一臉狗腿地衝上前,道:「我就說雨玲姊最好了。誰娶了妳,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呢!來來來,這些東西我拿就好。」

 

郭雨玲哭笑不得地搖搖頭,沒有拒絕劉天華的幫忙,把手上的重物全交給對方後,便從口袋拿出鑰匙打開大門。

 

「啊!」

 

忽然從背後傳來的驚呼讓女子動作一頓,疑惑地回頭詢問:「怎麼了?安然?」

 

劉天華也被身旁人突如其來的驚叫聲嚇了一跳,道:「忽然鬼叫什麼啊!?」

 

被兩人盯得有點不好意思,安然尷尬地伸手搔了搔臉,道:「抱歉……剛剛看到雨玲姊開門時我忽然想起,我出門時忘記帶鑰匙了。」

 

 

選擇村屋的人不少是喜歡大坪數,或是享受這遠離都市的寧靜。

 

但這種寧靜,有時是需要代價的。

 

就像此刻忘記帶鑰匙出門的安然,便因四周根本沒有五金行,請的開鎖師父要一段時間才能前來。若不是郭雨玲招待他進屋吃飯,只怕他便要在街上呆等了。

 

「所以我說你這人怎麼那樣老實啊?只是差一樓而已,從我家陽台爬進去就好啦!」晚飯後,劉天華以「不允許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以免安然獸性大發變身色狼」為由,硬是賴在郭雨玲家。個性溫婉的郭雨玲見狀,也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看著邊用牙籤剔牙邊看電視,悠然自得彷彿自己才是主人的劉天華,安然在心裡暗暗鄙視對方的厚臉皮,道:「無論如何,爬窗太危險了,等一下又不會怎樣,而且我也不想把窗子弄破。」

 

劉天華聞言,滿臉黑線地揮揮手,道:「算了,我與你這種過分認真老實的人沒有共同語言,難道你不覺得爬窗很刺激嗎?」

 

「不覺得。」

 

「……」

 

郭雨玲微笑聽著兩人的對話,輕笑道:「幸好安然留下來了,想不到你的廚藝那麼好,有你當助手幫忙,煮出來的菜特別好吃呢!」

 

聽到郭雨玲的話,劉天華也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唇,道:「說真的,想不到你煮東西味道還滿不錯的,該不會是為了泡妞才學的吧?」

 

安然翻了記白眼,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好好的事情,經過劉天華的嘴巴後總會變質。他道:「母親早逝,家裡只有我和父親兩人,總要有人負責家事,因此我從小便會煮簡單的料理。天華你自己一個人住,應該也懂一些簡單的料理吧?」

 

「才不!君子遠庖廚,我平常都是出去吃的。」劉天華說得一臉理所當然。

 

安然大汗,道:「你直說自己懶惰吧!還什麼君子的……別亂往自己臉上貼金。不過每天都出去吃,你有那麼多錢嗎?」

 

不是安然看不起對方,而是他實在太清楚劉天華的財務狀況了。這個人說白了就是個月光族……不!說他月月清也太抬舉他了,他的收入就像女人的生理期,每月只有一次,一星期便沒了。

 

劉天華一臉自傲地說道:「當然沒那麼多錢,但不是還有杯麵這種價廉物美又不用洗碗的東西嗎?」

 

安然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他可以肯定這個人繼續以這種生活模式活下去,一定會短命的!

 

「好過分!你的表情好像在說『你這種人一定會早死』。」

 

「……閉嘴!你是蛔蟲嗎?」

 

劉天華眼裡的笑意更深了。這個人笑的時候,雙眼會變得像星星般閃閃生輝,整個人都充滿了笑意,讓旁人也不禁心情輕鬆起來。這也是為什麼他雖然總愛胡言亂語,但安然卻不曾真正對他生氣。

 

郭雨玲被兩人的互動逗得掩嘴而笑,隨即站起來,道:「安然,你們就邊看電視邊等吧!看時間,開鎖的師父也差不多快到了。」

 

安然拉住正要收拾碗筷的郭雨玲,道:「這種事讓天華做就好了。」「喂喂!」安然的話立即惹來對方不滿的叫喊聲。

 

然而青年的抗議卻只換來安然赤裸裸的鄙視:「菜是雨玲姊買的,飯是我們兩人煮的,碗筷交給你洗並不過分吧?」

 

「……算你狠!」

 

劉天華垂頭喪氣地步入廚房之際,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似地,抓起放在沙發上的背包,並從中取出一條項鍊。

 

那是一枚用深棕色皮繩簡單串起來的黑色水晶。水晶呈橢圓形,晶石光滑亮麗,光線映照在表面時竟凝聚成星星的形狀,明亮的星光在晶石漆黑的色澤襯托下,變得更加明顯。

 

安然不確定地詢問:「這是……黑曜石?」

 

劉天華無力地嘆了口氣,道:「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門外漢就是門外漢啊!看見黑色水晶就說是黑曜石。」

 

郭雨玲饒有趣味地打量青年手上的吊墜,道:「我知道!這是黑色十字星,也就是人們所說的黑星石對吧?難得上面的星光凝聚得那麼漂亮,折射得閃爍亮麗,這顆水晶的質地很不錯呢!」

 

劉天華向女子豎起大拇指道:「還是雨玲姊懂得多,不像某些人,無論是黑瑪瑙還是黑隕石,只要是黑色石頭,便一股腦兒地說是黑曜石。要知道就算是黑曜石,也分很多不同的種類。」

 

郭雨玲彈了彈青年的額角,道:「你別欺負安然了,女生大多喜歡水晶首飾,對這方面的知識或多或少總知道一點。安然是男生,不知道也不足為奇啊!」

 

劉天華一臉不平地嘀咕道:「怎麼每個人都喜歡護著他?他明明沒有我長得帥,也沒有我風流倜儻。」

 

安然嘴角一抽。他看過自戀的人,卻沒見過自戀得這麼徹底的。就連郭雨玲的表情也不禁古怪起來。

 

受不了對方自我感覺太良好,安然打斷劉天華的自吹自擂,道:「你拿出這條項鍊,就是為了炫耀你的水晶知識?」

 

「當然不是!我有這麼無聊嗎?」

 

「……抱歉,我覺得你這個人就是如此無聊。」

 

聽到安然的話,郭雨玲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劉天華一臉冤枉地大聲嚷嚷:「好過分!我真的有很嚴肅的話要說。安然,我先前說的話不是開玩笑,你的氣色真的不太好。不!是很不妙的那一種。黑星石能夠避邪擋煞,而且這吊墜還經過高人開光,戴在身上可以保平安。」

 

安然看著青年手中的黑星石沉默不語。就在劉天華猜想對方是不是被自己的舉動感動得說不出話來,正想要說點什麼來活絡氣氛之際,安然卻開口說道:「劉天華,你竟然向熟人下手,你最近真的那麼缺錢嗎?」

 

劉天華發誓,那一刻他真的很想殺人。看到對方瀕臨暴走的神情,安然趕緊安撫道:「呃,別生氣,我也只是隨便問問。因為你說我的氣色很差,可是我不覺得有什麼差別。」

 

劉天華一臉傲氣地解釋道:「那當然,看相是專業技術,不是誰都能看得出差別的。」

 

取過劉天華極力推薦的護身符把玩一會兒,安然不禁想起剛剛在家裡遇上的靈異事件。雖然對水晶的功效存疑,可是存著買回去求個心安也不錯的想法,安然還是詢問了價格。「大家那麼熟,打個八折給你。友誼價兩千。」

 

「好貴!」

 

「不貴啦!黑星石的價格本就比黑曜石與黑瑪瑙高,而且那麼大、星光又突出的晶體就更加少見了。何況為了替這枚水晶開光,我可是特地求了一位高人幫忙,本打算拿來賣個好價錢的啊!」

 

見劉天華說得可憐,安然又一臉懵懵懂懂的樣子,郭雨玲也湊過來解釋:「這價格其實也不算貴,近年來水晶愈發流行,整體價格漲了不少;而且這麼好的質地在外面是有錢也未必能買到。再加上開光附加的價值,兩千其實也算合理的價格了。」

 

聽到有人為自己說話,劉天華頓時有種「士為知己死」的感動,道:「就是啊!就是啊!外界所說的『開光』,大都只是象徵性地在神壇前繞兩圈。我這吊墜可不同喔!是真的有功效。」

 

聽了兩人的話,安然倒是真有點心動。雖然他經常取笑劉天華是神棍,但安然還是信得過對方的為人。再加上這顆晶石很合他眼緣,身邊也確實發生了古怪的事,於是安然最終決定把水晶買回去。

 

「我身上沒帶那麼多錢,明天再給你行嗎?」

 

「可以。」劉天華爽快地答允下來,並阻止對方想立即把項鍊往身上戴的動作,要求安然晚上十點才把晶石戴上。

 

安然好奇地盯著手中的水晶,道:「連佩戴的時間也有限制嗎?」

 

「也不是說非要在哪個時辰把它戴上不可,只是既然不急,就待吉時再佩戴吧!」

 

看劉天華說得煞有介事,安然也就不再堅持。反正就如對方所說,要佩戴也不急於一時。

 

 □

 

 

開鎖師父的技術很好,迅速地將鎖打開了,還順道向安然推薦一些新式電子鎖。安然考慮到從此就要開始一個人的生活,正想提升住宅防盜安全,於是二話不說地買了一套。

 

能夠多做成一筆生意,老師父顯然很高興,隨即再次以安然驚佩不已的速度安裝好新的門鎖。

 

老實說,關上家門時,安然還是有些陰影,尤其現在屋裡只有他一人。即使不計算頂樓,二十多坪的空間一個人住實在太大了點,冷冷清清的毫無生氣,這讓安然生出出租房間的念頭。

 

愈想愈覺得出租這個想法可行,他一個人住,根本用不著那麼大的地方。而且有人同住的話,萬一再出現靈異事件,也能一起分擔吧?即使對方無法幫上忙,至少可以陪他一起受驚嚇嘛!

 

懷著不單純的動機,安然下了要分租房子的決定。

 

返回父親房間,一張張泛黃的舊相片散落在地上。安然有點緊張地東張西望,確認房內沒有異狀後才開始收拾起地上的照片。之後青年的膽子漸漸大起來,把其他相片收回木盒後,獨獨留下那張被撕去半邊的相片,仔細打量起來。

 

雖然鬼魂出現時,安然只是匆匆一瞥便嚇得奪門而出,可是他依然清楚記得那個虛幻蒼白的身影有著一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綜合事件發生的前後,安然憶起那時他正好在看這張奇怪的合照,相片中人又正好有著與自己極其相似的容貌,顯得很耐人尋味。

 

會不會那個出現在他家的幽靈,正是相片中少年的亡靈呢?

 

 

(更多內容請見《異眼房東的日常生活 01》)

全站熱搜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