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印人3:白晝戰爭(上+下)  

魔印人3:白晝戰爭(上+下)

作者:彼得.布雷特 Peter V. Brett

出版社:蓋亞文化

 

屏息以待!倒數兩天,2013年最令人期待的系列續集《魔印人3:白晝戰爭(上+下)》即將登場!

 

三百年來,人類靠魔印把惡魔擋在門外
現在,它們終於找到突破的辦法!

 

 

 

序幕 英內薇拉 300AR 

 

 

英內薇拉和哥哥索利坐在陽光下。兩人都赤腳夾著一個簍筐,靈巧地隨著手指編織簍子的動作轉動簍筐。時近黃昏,小攤子上只有少許陰影。他們的母親,曼娃,坐在一旁編織自己的簍子。三人中央的那堆棕櫚葉隨著他們的編織工作而穩定地減少。

英內薇拉九歲。索利的年紀大她將近一倍,不過就換上戴爾沙羅姆黑袍的人而言算是十分年輕,加身的黑袍正新穎。他贏得黑袍至今不到一個禮拜,所以坐在草蓆上,以免沾染大市集裡無所不在的塵土。他將黑袍翻向身後,露出光滑結實的胸肌,在汗水下閃閃發光。

他拿棕櫚葉搧風。「艾弗倫的睪丸,這袍子熱死了。真希望能像以前一樣綁塊拜多布就出門。」

「我可以把陰涼處讓給你,沙羅姆。」曼娃說。

索利嘖嘖搖頭。「妳是這樣想的嗎?妳以為我會換上黑袍回來,然後就開始使喚妳……」

曼娃輕笑。「只是想確定一下你還是我的好孩子。」

「只有對妳和親愛的小妹才是。」索利強調道,伸手撥弄英內薇拉的頭髮。她甩開他的手,不過是笑著這麼做。索利在家時,英內薇拉臉上總是掛著微笑。「對其他人而言,我像沙惡魔一樣可怕。」

「呿。」曼娃說,揮手趕跑這個想法,但是英內薇拉卻深以為然。她記得小時候他怎麼對付那兩個在大市集裡找她麻煩的馬甲部族小子,弱者是沒辦法在黑夜中存活的。

英內薇拉編好簍子,放到其他簍子上,很快地算了算。「再三個,貝登達馬的訂單就趕齊了。」

「或許卡席福來取貨的時候會邀我參加月盈宴會。」索利說。卡席福是貝登達馬的凱沙羅姆和索利的阿金帕爾,也就是當他第一晚進入大迷宮作戰時和他綁在一起的戰士。相傳這是兩個男人之間最緊密的羈絆。

曼娃哼了一聲。「要是他約你去,貝登達馬就會要你裸體抹油抱著簍子,以將自己的滿月獻給那些阿諛奉承的老淫蟲來慶祝月盈日。」

索利大笑。「我聽說要提防的不是那些老頭。大多數老頭只是旁觀而已,會在腰帶裡放油瓶的都是年輕人。」他嘆氣。「儘管如此,傑拉斯有去貝登達馬之前的長矛宴會幫忙,他說達馬付給他兩百卓奇。這個價錢就算弄到腰痠背痛也很值得。」

「別讓你父親聽見你說這種話。」曼娃警告道。索利的目光瞟向攤位後方的門簾。他們的父親在裡面睡覺。

「他遲早會發現他兒子是普緒丁的。」索利說。「我不會為了不讓他發現而娶個可憐的女孩。」

「為什麼不?」曼娃問。 你寧願面對大迷宮城牆內的東西,也不願面對女人兩腿之間?」

索利扮鬼臉。「至少在迷宮裡,我身邊都是汗水淋漓的壯漢。天知道?或許哪個普緒丁達馬會喜歡我。像貝登這種有權有勢的達馬會讓最寵愛的沙羅姆擔任貼身侍衛,只須在月虧夜上場作戰!想想看,一個月只要進大迷宮三個晚上!」

「三個晚上還是太多了。」曼娃喃喃說道。

英內薇拉不太明白。「大迷宮不是聖地嗎?能進去不是榮耀嗎?」

曼娃嘟噥一聲,回頭專心編簍子。索利盯著她很長一段時間,他的雙眼遙遠無神。她臉上輕鬆的笑容逐漸消失。

「大迷宮代表神聖的死亡。」她哥哥終於說道。「死在大迷宮裡的男人保證能進天堂,但我還不急著去見艾弗倫。」

這時門簾後方傳來一陣呻吟和窸窣聲。片刻過後,卡薩德走了出來。英內薇拉的父親連看都不看曼娃一眼就用腳把她推出陰影,佔領涼爽的位置。他在地上丟了兩個枕頭,一邊躺下一邊喝光小杯子裡的庫西酒。他立刻瞇起眼睛又倒了一杯。一如往常,他對英內薇拉視若無睹,眼裡只有她哥哥。

卡薩德大聲道。「讓女人去工作,過來陪我喝酒!我們為你昨晚殺掉的四頭阿拉蓋乾杯!」

「那是小隊的戰功,不是我一個人的。」索利嘟噥道,手指越動越快。「我不喝庫西酒,父親。」他大聲道。「伊弗佳禁喝庫西酒。」

卡薩德嗤之以鼻,乾掉一杯。「曼娃!那就給妳的沙利克兒子準備點茶!」他又拿起庫西酒瓶倒酒,結果裡面只剩下幾滴。「再給我拿瓶庫西酒來。」

「艾弗倫賜我耐心。」曼娃喃喃道。「那是最後一瓶了,丈夫。」她叫道。

「那再去買些回來。」卡薩德道。

英內薇拉聽見母親咬牙切齒。「大市集裡半數攤位都已經關門了,丈夫,而我們得在卡席福來之前編完這些簍子。」

卡薩德不屑地揮手。「讓那個毫無用處的普緒丁等一等會怎麼樣?」

索利深吸一口氣,英內薇拉看見他手上多了一道被棕櫚葉銳利葉緣所割的血痕。他咬一咬牙,繼續編簍。

「原諒我,榮耀的丈夫,但我們不能讓貝登達馬的代表等候。」曼娃說,繼續編簍子。「如果卡席福來的時候,簍子還沒準備好,他就會去向克莉莎買簍子。少了這張訂單,我們就沒錢付戰爭稅,更別說要買庫西酒了。」

「什麼?」卡薩德吼道。「妳把我的錢都花到哪裡去了?我每週都帶一百卓奇回家!」

索利編完簍子,站起身來,丟在他面前那堆簍子裡。「我去,母親。查賓那裡有賣,他在黃昏之前不會關門。父親在這裡,沒人會搶我們的東西。」索利說。

卡薩德哈哈大笑。「誰會來搶?」

「是呀,誰會來搶?」一個聲音問道。他們全都轉頭,看著克莉莎轉過轉角,步入他們的攤子。

克莉莎是個身材魁梧的女人。她不胖——對沙漠之矛的人來說,肥胖是種奢侈。身為戰士的女兒,她步伐沉穩,雙掌結實且長繭。她也是名織簍匠,曼娃在卡吉部族裡的主要競爭者之一——技巧略遜,但是野心勃勃。

「這麼晚了還在工作。」克莉莎說。「大部分攤位都打烊了。」

曼娃聳肩,目光仍保持在簍子上。「距離宵禁還有一個小時。」

「在貝登達馬舉辦月盈宴的日子,卡席福總是黃昏前才來,對不對?」克莉莎問。

曼娃沒有抬頭。「我的顧客與妳無關,克莉莎。」

「當妳的普緒丁兒子從我那裡搶走客戶時,妳的客戶就與我有關。」克莉莎說,聲音低沉且帶有危險性。她的女兒迎向英內薇拉,將她和母親隔開。她家的妾室深入店內,走向卡薩德。

這話令曼娃抬頭。「我沒搶妳的客戶。卡席福主動來找我,他說妳的簍子一裝滿東西就散了。妳丟掉客戶不該怪我,去怪妳的織簍匠。」

克莉莎點頭,拿起英內薇拉剛剛編好的簍子。「妳和妳女兒的手藝不錯。」她說著手指沿著簍緣撫摸,接著把簍子丟在地上,抬起穿著涼鞋的腳用力亂踏。

「女人,妳竟敢?」卡薩德難以置信地大叫。他跳起身來,或者說,起碼歪歪斜斜地試圖起身。他找尋他的矛和盾,但它們都放在帳篷裡。

「他叫得像個女人。」一名妾室笑道,對準他的胯下又是一棒。

卡薩德掙扎起身,但是有個女人立刻踢了他肚子一腳,讓他躺回地上。他不動了。

「呿!」那女人叫道。「他像個嬰兒一樣尿濕啦!」她們全部哈哈大笑。

「這讓我想到個主意!」克莉莎說著走到散落一地的簍子前,撩起長袍。「何必費力打爛這堆簍子?只要弄髒它們就好了。」她蹲下去,開始撒尿,左右搖晃屁股,盡量尿濕更多簍子。其他女人一邊大笑一邊照做。

「可憐的曼娃!」克莉莎嘲笑道。「家裡兩個男的都不是男人。妳丈夫比卡非特還糟,而妳那個普緒丁兒子整天忙著吸屌,根本沒空待在家裡。」

「不盡然。」英內薇拉轉過頭去,剛好看見索利寬厚的手掌扣住抓著自己的少女的手腕,使勁扭轉,令少女痛苦尖叫,接著他一腳踢飛另一名少女。

「閉嘴。」他對慘叫的少女說道,將她推向後方。「再敢碰我妹妹,我就不會只是扭痛妳,而會直接把妳的手折斷。」

「走著瞧,普緒丁。」克莉莎說。她家的妾室拉好長袍,舉起籐杖,衝向索利。克莉莎手一抖,衣袖裡的短棒落入掌中。

英內薇拉吃了一驚,但是手無寸鐵的索利毫不畏懼地迎上前去。第一名女子出手攻擊,但是索利比她更快,閃開籐杖,抓住女人的手臂。只聽見骨折聲響,她在慘叫聲中倒地,籐杖已經落入索利手中。另一個女人撲向他,但他一杖格開對方的籐杖,接著狠狠擊中她的臉。他的動作如同舞者般流暢老練。英內薇拉在他月虧日從漢奴帕許返家時看過他練習沙魯沙克。女人摔在地上,英內薇拉看到她扯下面紗,吐出一大口血。

克莉莎的女兒扶起妾室,五名女子落荒而逃。

「檢查簍子。」曼娃說。「她們沒搞多久,看看我們能不能挽救……」

「太遲了。」索利說著指向街頭。三名沙羅姆朝他們走來,身穿無袖黑袍,佩戴黑鐵打造的胸甲,突顯出本來已經非常完美的胸肌。鼓脹的二頭肌上綁了黑色絲帶,手腕戴著縫有釘飾的皮護腕。背上綁著亮眼的金色盾牌,手裡輕鬆地拿著短矛,如同狼群般優雅地漫步而來。

「我看來如何?」索利整理長袍,刻意裸露胸口。這是個很荒謬的問題。她從沒見過任何男人有她哥哥一半俊俏。「很好。」英內薇拉低聲回道。

「索利,我親愛的阿金帕爾!」卡席福喊道。他今年二十五歲,位居凱沙羅姆,顯然是三人之中最英俊的男人,鬍子十分整齊,塗抹香油,皮膚呈現完美的古銅色。他的胸甲飾以貝登達馬的烈日徽記——無疑是真金所製——頭巾中央則鑲有綠松石。「我就想今晚來取貨時……」他走到近處,打量他們攤位中的亂象。「……會不會碰到你。喔,天啊。是有一群駱駝路過你們帳篷嗎?」他嗅一嗅。「邊走邊撒尿?」他撩起掛在脖子上的白色絲質面巾,摀在鼻子上。他的夥伴也這麼做。

「我們遇上一些……麻煩。」索利說。「我的錯,因為我離開了一下。」

「真是太不幸了。」卡席福走到索利身前,伸出一指,沿著索利濺到些許鮮血的胸膛撫摸,神情嚴肅地摩擦大拇指與食指以搓乾血跡。「不過看來你有及時回家解決麻煩。但她們已經達到目的。」卡席福哀傷地說。「我們又得去向克莉莎買簍子了。」

「拜託,」索利伸手觸摸卡席福的手臂。「我們需要這筆交易。我們的貨沒有全毀,可不可以至少賣一半給你?」

卡席福低頭看向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微微一笑。他輕蔑地比向地上的簍子。「呿!如果一個簍子沾到尿,那就全部沾到了,我不能帶這麼髒的東西回去給主人。用水洗一洗,拿去賣給卡非特。」

他湊上前去,手掌放回索利的胸口。「不過如果你需要錢,或許可以在明天的宴會上幫忙扛簍子。」他手指往上滑,伸到索利鬆垮的長袍內,撫摸他的肩膀。「可以賺到比賣簍子多出三倍的錢,只要你……扛得好。」

索利微笑。「簍子是我的專長,卡席福。沒有人扛得比我還好。」

卡席福大笑。「明天早上我們會來帶你去參加宴會。」

「到訓練場找我。」索利說。卡席福點頭,和他的夥伴一起漫步走向克莉莎的攤子。

曼娃把手放在索利肩上。「抱歉你得去做那種事,孩子。」

索利聳肩。「人生不能盡如人意,我只是不喜歡看到克莉莎贏。」

曼娃撩起面紗,對著地面吐口水。「克莉莎沒有贏,她沒有簍子可賣。」

「妳怎麼知道?」索利問。

曼娃輕笑。「我一個禮拜前放了些老鼠到她的貨帳裡。」

 

 

 

 

更多內容,請見《魔印人3白晝戰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蓋亞文化 的頭像
蓋亞文化

蓋亞文化Blog

蓋亞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